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49章 懸而未決的心事

26

了容易飛昇。“還有一家做5小遊戲的,他們提交上來的計劃書是想做在線遊戲,創業團隊的學曆背景不錯,過去成績也亮眼,但是不接受對賭。”“創始人是誰?”賀明川問。“姓孟的一個男孩子。”不是錢橙。賀明川頓時冇了興趣,收回目光,繼續盯著螢幕上的數據測算表。兩家遊戲公司都在起步階段,策劃案做得在同類裡麵比較有新意,雙方商定的估值五千萬。會上最終通過分彆以五百萬的天使輪投資,拿到對方百分之十的股權。低成本、高回...--

錢橙冇想到,她的想法率先遭到了杜青陽的反對。

“這才一個月,我們項目進度過半了,如果解散了,到時候又要從頭開始!”他眉頭緊皺。

“老杜,你不能這樣想!”孟從理也冇想到他反應如此之大,過去他對兩人的決定從來都是悉聽尊便的樣子,更不要說持反對意見了。

“我們這都是沉冇成本!我們現在往裡投錢,賬上的現金流都撐不到版號下來的那天!”孟從理苦口婆心地勸道。

杜青陽過去幾年一心撲在技術上,比他們兩人跟大家的感情更深厚,孟從理可以理解,但不能接受。

瞳畫遊戲能活下來,靠的不是感情用事!

杜青陽在對麵兩人嚴肅的視線下欲言又止。

會議室的桌子變成了一道鮮明的分界線,他們第一次坐在了對立麵。

見杜青陽緊抿雙唇、不發一言,錢橙也開口勸說:“青陽,他們薪資太高了,現在這種情況我們撐不了三個月!”

想了想,錢橙又補充道:“趁現在情況不明朗,他們還有機會去彆的公司,我們小門小戶,養不起他們,但是彆人可以呀!”

杜青陽仍是不冇說話,但神色間已有鬆動。

“大家未必不想拿錢走人,”孟從理琢磨了下,指著門外:“就門口!螢幕上貼著‘裁員廣進’那哥們,指不定正中下懷!老杜,你彆老用你的想法去揣度彆人,也不是人人求穩!”

他坐在桌子上,晃悠著腿,“兄弟,穩住,我們能贏!”

杜青陽歎了口氣,“不能再等等嗎?”

“等到下個月又是一千萬!”說到錢,錢橙開始頭疼,“我們已經拖了一個月了!”

賀明川在節前就提醒過她,她那會兒品出一絲不妙,隻是她當時跟杜青陽一樣,抱著僥倖心理。

萬一下個月就恢複正常了呢?

現在已經是下個月了,可她已經不敢期盼再下一個月了。

“蘇亮,讓他走。”錢橙看著杜青陽,“彆人誰走我不管,他必須走。”

孟從理也看向杜青陽,等他的回答。

前些日子孟從理接到的舉報,被舉報對象就是蘇亮。獎金分配不公、搶下屬功勞、日常甩鍋,舉報人洋洋灑灑羅列了十幾條證據。

歸根結底,是杜青陽管理不力。

“他在這三年多了……”杜青陽麵露難色。

蘇亮從瞳畫遊戲成立不久入職,是跟著杜青陽的第一批員工。當時技術部隻有他們兩個人,外加實習生而已,加班加點也做起來了。

“老人就可以從下屬手裡撈錢?”錢橙火了,“他的技術水平你最清楚,去哪裡可以拿到三百萬的年薪?他在吸團隊的血,”

“老杜,”孟從理遞過來一遝檔案,“他下麵的人我都聊過了,你要心軟,就多看兩遍他們團隊裡的麵談記錄,保準你氣炸肺!”

“得!就這麼定了,橙子你也彆生氣,讓老杜自己消化消化。”孟從理忙著兩邊安撫。

“你想清楚!”錢橙丟下這句話,氣鼓鼓地離開會議室。

孟從理歎了口氣,拍拍杜青陽的肩膀,跟著走了出去。

下午在健身房,魏少奕見兩人臉色都不好看,聯想到最近一係列的事情,默默縮在角落,努力弱化著自己的存在感。

他雖然是便宜的實習生,可也是算人力成本的!

錢橙冇難為他。

砍下來的那部分預算,正好做點不用版號的事情。

杜青陽在管理上冇有發言權,“征詢意見”的流程走過,也就夠了。

既然決策定了,瞳畫人不多,怎麼安排不過是他們一句話的事。塵埃落地定,大家拿著補償,歡天喜地離開了。

隻有蘇亮臉色陰沉。他的團隊還在,隻有他要“被”離開了。

明眼人都知道是什麼原因,他不敢找錢橙和孟從理,隻能天天磨著杜青陽,讓他不堪其擾。

“蘇亮哥,你來辦離職手續?”魏少奕從外麵進來,見蘇亮站在門口,前台小姑娘尷尬地站也不是、坐也不是,上前解圍道。

“這樣冇有良心的公司,你們也敢繼續待著?”蘇亮冷哼一聲。

“冇有良心的人走了,自然就變成有良心的公司了。”魏少奕不以為然道,看得蘇亮心頭一梗。

“這話說得可笑!靠什麼?靠你們孟總?連個渠道都搞不明白!還是靠你們錢總?為了錢去跪舔投資人?真以為彆人不知道她的錢是哪來的!”

魏少奕瞬間斂了笑。

冇了刻意展露出來的親和,他臉上神情一瞬間變得狠厲,像野獸露出了獠牙。

蘇亮心頭一慌,“興許你努努力,也能成為她的入幕之賓!”他強撐著繼續陰陽怪氣。

見魏少奕慢條斯理地卷著袖子,看向他的眼神陰毒又摻雜著嘲笑。

見對方的身影逼近,手臂上結實的肌肉近在咫尺,蘇亮心中警鈴大作。

“你們等著!”

聊下狠話,他腳步匆忙地往大門口去了。

望著他落荒而逃的背影,魏少奕又變成了小綿羊模樣,呲著牙跟前台小姐姐相視一笑。

“下次再來就報警。”

交代完了,他慢慢往裡麵走著,心裡回味著蘇亮的話。

借他吉言了!

瞳畫遊戲雖給出了高額的補償金,但相比後期的投入來說,算是及時止損了。了卻一樁懸而未決的心事,錢橙又積極地投入到她的手辦大業上。

當然,在另一個方麵,她也是想用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為金錢滴血的小心臟。

“橙子,最近你們還順利嗎?”好不容易等到錢橙早點回家,賀明川想到前兩天看到的一幕,似是不經意地問道。

“順利!害群之馬走了,聽說離職的員工也陸續找到新工作了。”錢橙隻當賀明川在關心她。兩個人最近都忙,總是碰不上,難得有溫存的時間。

“可是我好心疼!”她可憐兮兮地偎過來,“這個遊戲隻音效就花了三百萬了!”

她之所以提起來這個,還是因為瞳畫的編外音樂總監——肖同錦,從符遠塵那裡知道了這個變動,心裡惴惴不安。

“要不……我跟橙子聊聊,降降價?”他打電話給符遠塵,吞吞吐吐。瞳畫遊戲給錢大方,付款也及時,他不想失去這個金主。

雖然把到口袋裡的錢再掏出來讓他心如刀割,但細水長流纔是正經事。

“先保證手頭上的活,這個事情等橙子發話,她冇這麼摳!”符遠塵想了想回覆他。

肖同錦放下心來。雖說傾巢之下、焉有完卵,但也許他就能成為完卵。

既然對方表態,符遠塵把話帶到了。如他所料,錢橙冇有動作,隻半開玩笑地謝謝肖同錦為瞳畫排憂解難。

到底賠了一大筆錢,關起門來,她繃不住了。

“我心都碎成粉底液了!”錢橙抓著賀明川的手放在胸口,悲悲慼慼地撒著嬌,半真半假。

賀明川忍不住捏了捏,“哪裡碎了?”

“你不懂——”錢橙半躺在他懷裡,伸了個懶腰,“希望能安安穩穩苟到過年。”

“對了,你的兩個搭檔最近在忙什麼?”賀明川繼續提起剛纔的話題。

“孟從理在溝通手辦的廠商,杜青陽好像……在整理手上的代碼。”錢橙想了一下。

賀明川聽她一一細數這兩人的安排,輕輕把下巴抵在錢橙的頭頂,拉了拉被子,把懷裡的人嚴實地包裹住,眼神卻越發幽深。--光正盛到日落西山,錢橙一直悶頭趕作業。賀明川從自己評判項目的角度出發,更對台下投資人的胃口。有名師指導,錢橙重新修改了融資方案。基調定下來,再做起來就快多了。賀明川坐在旁邊,處理著自己的工作郵件,時不時掃一眼錢橙的進度。屋子裡很安靜,隻有錢橙機械鍵盤的哢噠聲,利落清脆。賀明川很少在這樣的環境裡辦公,有點吵,但在這個時刻他體會更多的是踏實感。喜歡的女孩就在身旁,他眼睛盯著螢幕,開起了小差。“賀總,你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