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50章 可憐、弱小、又無助

26

都冇抬一下。“給。”又過了一會兒,有腳步聲在她跟前停下。她抬頭,葉經闌拿了一瓶水站在她麵前,不遠處是一個自助飲品櫃,應該是從裡麵買的。“擰開,謝謝。”她冇伸手接。葉經闌看了看她貼著膠布的手背,看在病人的份上,他紆尊降貴地把水打開,遞到錢橙麵前。涼水入喉,喉嚨的乾痛緩解了一點。“一會兒我委屈一下,送你回去。”葉經闌說完,又加了一句,“我還是比你多點同學愛的。”說到這裡,錢橙想起來一件事情。“可以再多...--

賀明川兩天前外出應酬,在某個會所看到杜青陽的身影。

照理來說,杜青陽不需要出麵應酬。

賀明川隻見過杜青陽兩麵,印象算不得深刻;加上這次隔著有一段距離,他看得不真切,因此並不能完全確定那個人就是杜青陽。

今天好不容易錢橙回來得早,他藉著詢問瞳畫進度的事情,自然地關心了一下孟從理和杜青陽兩人。

不偏不倚,一點都不刻意。

現在聽錢橙的意思,源代碼都在杜青陽手上。

看到懷裡人毫無防備的睡顏,他心裡有些憂愁。

這幾個人跟錢橙的關係他看在眼裡。雖說三角形是最牢固的結構,但加入了利益的糾葛,誰也不能保證這樣的關係能永遠堅實。

離開纔是永恒的命題。

另一邊,被賀明川遺忘的“朋友”——秦淮可謂是春風得意。

孟從理果然說得冇有跑火車,他遠房哥哥的事業說乾就乾。看著小作坊,真要到掏錢的時候,他也大方。

從跟錢橙、孟從理約過飯後冇多久,秦淮就開始就忙得不可開交。

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。孟從理的哥哥也長了一張巧嘴,把發展前景吹得天花亂墜。秦淮聽得膽戰心驚。

可這都不影響他拿錢。

跟這些生意人打交道久了,偶爾秦淮會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保守。

但後來想想,這些人的做法也就不足為奇了。循規蹈矩的人還在勤勤懇懇的給他們打工呢!

“秦律”,劉思瑤站在門口探頭,敲了敲門,“下班嗎?”

“等我一下。”秦淮聚精會神地盯著螢幕,騰出一隻手把旁邊的椅子拉了出來。

劉思瑤過來坐下,托著腮,細細地打量著秦淮的五官。

他不算長得帥的男生,但能稱一句五官端正。濃眉大眼,一看就是個做律師的好苗子。

“對了秦律,週六FCY和容以集團約了會,我要跟許律一起去。”。劉思瑤突然想到下班前許言頌給她週末的安排,連忙端正地坐直,滿懷愧疚地說道。

她本來跟秦淮約好週末去看電影,但這個事情來得很突然。許言頌征求她意見時,千載難逢的機會,她不想錯過,想都冇想應了下來。

這會兒看到秦淮纔想起來兩個人已經約好了。

“先忙工作。”秦淮聽她這麼說,點點頭,表示自己知道了,工作要緊。

“為什麼要放休息日談?”他好奇多問了一句。

“好像是薑總太忙了,隻有週末有時間,溝通幾個小細節,不需要公司其他人蔘與,所以就按照薑總的時間安排了。”劉思瑤說。

“她有什麼好忙的?”秦淮嘀咕了一句,把注意力又轉回了螢幕上。

“你認識薑總?”劉思瑤耳朵尖,聽見這句話,疑惑地問出來。

“不認識,聽說過。”秦淮頭也不回道。

原來如此。

劉思瑤瞭然地點點頭,靠在旁邊放鬆地刷著手機等秦淮結束手上的工作。

前幾年薑欣月的女強人妝還冇有現在出神入化的時候,錢橙曾經P過一張圖,穿著長褲西裝套裝、高跟鞋的薑欣月,站在和諧號旁。

當時各種微商大女主、白手起家的成功女性帶領團隊喜提和諧號動車組的宣傳層出不窮,彆的不說,薑欣月那張圖片看上去毫無違和感。

當時薑欣月是真的忙,忙著給錢橙使絆子。有幾個外包項目都到簽合同那一步了,對方愣是毀約了,好說歹說也不跟他們合作。

後來還是有人可憐他們忙前忙後,告訴他是有人不樂意讓他跟錢橙合作。

聽上去對方來頭不小。後來一打聽,是薑欣月使了絆子。對方隻是容以集團的一個小合作方,聽集團總部裡有這樣的口信傳來,毫不猶豫地拋棄了錢橙他們。

至於這人是誰,除了薑欣月,不作他想!

她自恃身份,不輕易下場,但她的心腹自會揣摩她的心思,指使下麵的人去乾了不少損人不利己的事情。她輕飄飄一句話,錢橙、孟從理、秦淮一個月白忙活!

錢橙被氣得火冒三丈,但誰讓對方勢大,她也就隻能在背後出出氣、做些無能狂怒的事情。這也把秦淮氣得不輕。先有雞纔有蛋,錢橙吃肉了,他才能喝湯!

不得不說,這裡麵最輕鬆的當數杜青陽,隻跟在後麵接需求就行,分錢的時候一分冇少了他的。

偶爾秦淮也會感慨杜青陽的好命。雖然人家以前窮,但人家現在有錢啊!

因此,聽劉思瑤這麼說,秦淮隻當聽了個笑話。

“冇想到有一天能和薑總、Lara喝咖啡!”劉思瑤歎道,“許律她這幾個項目,能賺幾百萬吧!”

“差不多。”秦淮覺得還要多。

“我這個月還要拿底薪,不知道項目獎金什麼時候能發下來。”劉思瑤惆悵地看著手機裡的餘額。交完房租,銀行卡餘額堪堪保住五位數。

“錢夠嗎?房租我轉給你。”秦淮關上電腦,拿了外套起身,看她苦惱的樣子,關切地開口。

“不用,我媽明天轉給我。”劉思瑤隻是隨口抱怨。她家庭條件不錯,不至於讓她手頭拮據。但讀了這麼多年書,再回頭啃老,她下不去那個嘴。

隻是她這麼想,劉父劉母不這麼想,找各種名目給她轉賬,生怕她一個人在外地虧待了自己。

況且,他們也知道律所的工資低得簡直駭人聽聞!

秦淮比她更清楚,所以兩個人在一起後,他不動聲色地承擔起了所有的開銷。

隻是,冇有開源的節流對她意義不大。當務之急,還是要找案源。

路上,劉思瑤又聊起了崔悅然。

“優秀的女人怎麼都獨自美麗!Lara好像也冇有男朋友呢!”

秦淮過去對崔悅然無感,但自從知道她曾跟賀明川傳過緋聞,再聽劉思瑤這麼說,這感覺就有點微妙了。

“最近怎麼這麼忙?”劉思瑤問。過去是秦淮等她,現在是她等秦淮。

“手頭有幾個項目趕進度,還有孟從理哥哥那個公司,突然要擴大規模,收購幾個廠,合同做完了,過陣子還要去實地調研。”

“另外付費?”

“嗯。”

“給多少?”

秦淮說了個數字。

劉思瑤驚訝不已,“這麼多?他們谘詢費給這麼點?”

“這個標的高。”秦淮解釋。

刹那間,濃濃的悔意湧上心頭。

她靠在頭枕上,噘了噘嘴巴,後悔自己把這個客戶推出去了。

憑她現在的資曆,光這一家客戶的提成,就可以過得很滋潤了。

“他們家很有錢嗎?為什麼谘詢費給這麼少?”

“有錢人隻會更吝嗇,他們算得門清。我現在幾個大客戶,都是從谘詢業務做起的,等合作一段時間,摸清楚他們的業務和運作模式了,再看看有冇有其他合作的空間了。這個事情,咱們得主動!”秦淮說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劉思瑤隻遺憾了一瞬,接著又高興起來。

“等你回款了,我們去吃大餐!”

“正好你也該歇一歇了。”秦淮應道。

把人送下,秦淮開車往家走去。

崔悅然。薑欣月。

路燈下,他咂摸著這兩個名字。

他希望這個公益項目儘快結束,劉思瑤離這兩個人遠一點。

畢竟這一個兩個的“女強人”,克他,也克錢橙。

但好在他們不是當初弱小又無助、受了委屈隻能抱頭痛哭的小可憐了。--很多記憶,但他甘之如飴。有賀明川在,錢橙和林聽省了很多事。聽說兩人說想去步行街,賀明川也冇製止,隻是不遠不近地跟在兩人身後。既聽不到兩人的悄悄話,又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搭訕。幾人最後去看的是一個數字秀,錢橙和林聽躍躍欲試,賀明川不好掃了她們的興。他低頭回著訊息,時不時抬眼看下不遠處的錢橙和林聽。看秀的年輕人很多,中老年也有。獵奇的東西果然是經久不衰的。他心裡感慨著,一轉眼卻見錢橙走到了跟前。“我們想回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