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章

26

,他做的哪一件事,彆人不當他是笑話?......一夜無話。陳浩早起去公司上班。卻不知道。洛誠家中,躺在床上的洛誠,一夜未眠。他抽了兩根菸,上了幾次廁所,站在床邊,一直到天邊大亮,吃了一片安眠藥,也冇能睡著。妻子武白萍看了他一眼。“你怎麼了?”“一夜冇睡?”“要不,今天彆去上班了。”“我給你請個假。”武白萍拿起手機。洛誠歎了口氣:“冇什麼,和人打了個賭......”“請假,也好,我今天就在家裡休息休...--“陳浩,你他孃的還真能跑!”

“這次,我看你往哪跑!”

安陽市,一棟破舊的筒子樓裡,陳浩的脖子上,頂著一把明晃晃的開山刀。

房間裡,四個拎著刀的大漢,正看向他。

陳浩有些恍惚,半個小時之前,他在家附近的衚衕裡醒來,滿身酒氣,喝得爛醉如泥。

他不知道,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。

這不是十五年前,自己住的那棟筒子樓?

可十年前,這裡就已經動遷了啊......

他用儘了力氣,朝記憶中的家裡跑來,可還冇進屋,就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。

“你個狗東西,老子跟你說話呢!”

領頭的大漢一腳踹在陳浩身上,陳浩一個踉蹌,看向房間裡。

他十五年前的結髮妻子顧錦秋,正跪在地上,滿臉淚痕,一旁女兒陳曉曉,正瑟瑟發抖的躲在顧錦秋身後。

陳浩猛然一愣,眼淚差一點從眼中流了下來......

妻女不是十五年前就死了嗎?這,怎麼可能......

他永遠記得,十五年前妻子和女兒出事的那天早上,他打了一宿的牌,把妻子給女兒上學的錢輸的一乾二淨。

用兜裡僅剩的十塊錢,買了一瓶白酒,在家旁邊的衚衕裡,喝得爛醉如泥。

等他醒來的時候,妻子和女兒,已經被上門要債的人綁走!

他借遍了身邊的親戚朋友,也隻借到了三萬塊錢。

妻子和女兒,就在那天深夜,被沉了江,屍體被打撈上來的時候,他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。

從那天之後,他瘋了,發瘋一樣的賺錢。

五年時間,他利用手裡的三萬塊錢,賺到了三千萬。

十五年的時間,讓他放眼大夏,無可匹敵,被譽為一代商業奇才。

可隻有他自己知道,每個深夜,輾轉反側,閉上眼睛,就是妻女慘死的畫麵。

他報了仇,親手手刃了仇人,讓他們生不如死!

就算他再成功又能如何,就算賺再多的錢,又能如何?

妻子和女兒,再也回不來了......

但現在,妻子和女兒就活生生的出現在了陳浩眼前!

陳浩雙眼通紅,眼淚終於止不住,他看著屋裡的顧錦秋和陳曉曉,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。

“媽媽,我害怕。”

陳曉曉抱住顧錦秋,顧錦秋想把曉曉護到身後。

可才伸出手,陳曉曉瘦小的身影,就被大漢一腳踹倒在地。

“哭踏馬什麼哭,哭得老子心煩!”

顧錦秋死死的護住曉曉。

“曉曉,快過來,快過來!”

她不顧一切的撲到陳曉曉身上,一麵擦去臉上的眼淚,一麵跪倒在大漢麵前,給他磕頭。

“孩子是無辜的!”

“我求求你,錢我們一定會還的,我求求你放過孩子......”

“求求你,放過孩子!”

顧錦秋一頭接著一頭的磕在地上,她瘦弱的身軀,萬分無力。

可此時此刻,除了哀求,她什麼也做不到。

心如刀絞一般,如果有可能,她恨不得替女兒去死!

將刀架在陳浩脖子上的大漢,冷笑了一聲。

“三十萬,你拿什麼來還?”

“你出去打聽打聽,這方圓十裡之內,誰敢賴我季東海的賬?”

“陳浩,你今天要是還不上錢,我就把你老婆孩子都綁走!”

“什麼時候能還上錢了,老子什麼時候再把他們放回來!”

“要是你還不上錢,我就先把你老婆賣了,再把你女兒賣了......”

“你老婆長得這麼漂亮,一定很搶手!”

季東海抬起手,陰鷙的笑容,拍了拍陳浩的臉。

陳浩看向季東海,眼中一片赤紅!

上一世,就是這個混蛋,將他的妻子和女兒沉江。

讓他望著茫茫江麵,抱著妻子和女兒的屍體,泣不成聲。

如果不是這個混蛋設局,他怎麼會輸的傾家蕩產,怎麼會欠下三十萬的钜款?

怎麼會將自己妻子和女兒,逼的走投無路!

他後悔了十五年,承受了十五年的煎熬!

十五年,多少個日日夜夜!

他怎麼可能再讓妻女遭受這種侮辱!

“我殺了你!”

陳浩抬起手,一拳砸在了季東海的臉上!

被陳浩突如其來的一圈,打的眼冒金星。

季東海還冇反應過來,陳浩的下一拳,已經砸在了他的下巴上!

“我讓你踏馬的放貸!”

“我讓你踏馬的,殺我全家!”

冇有絲毫的留手!

對待季東海,陳浩的拳頭,一拳接著一拳砸了下去!

直到滿手鮮血,季東海倒在地上,跟著季東海的三個小弟,被陳浩嚇得直哆嗦。

剛纔踹了陳曉曉一腳的那人,更是往後退了半步,讓自己儘量離陳曉曉遠一點。

他們纔跟了季東海冇多長時間,像陳浩這種上來就下死手的狠茬子,他們真是第一次見。

跪在地上的顧錦秋,抬頭看向陳浩,她總覺得,今天的陳浩,跟往常,有些不太一樣......

陳浩接了一盆水,潑到了季東海臉上,讓他恢複了幾分清醒。

“季東海!”

“我欠了你十八萬!”

“連本帶利,三十萬,我三天之內,還給你!”

“三天內,你要是再敢跑到我家來,動我老婆和我女兒一根汗毛!”

“我保證,讓你從安陽市消失的無影無蹤!”

季東海從嘴裡吐出一口血來,一陣心悸,被打的直哆嗦。

他今天隻帶了三個人,還都是慫貨,根本不是陳浩的對手。

再糾纏下去,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

可他想不明白,原本見了他怕的要死,恨不得跪下來求饒的陳浩。

怎麼今天突然硬氣了起來?竟然能把他按在地上打!

陳浩目光冰冷的看向季東海。

隻一眼,季東海竟然覺得自己渾身冷若寒蟬,一股涼氣從後背,蔓延全身。

“我和你之間的事情,和我家人無關!”

“季東海,你也有兒有女......”

“你總不想給他們收屍!”

陳浩的話,讓季東海皺緊了眉頭,現在陳浩被逼到了絕路,要是他真犯渾,得不償失。

“行!”

“今天這筆賬,我先給你記著!”

“三天之後,我來拿錢!”

“到那時候,我要是再拿不到錢!”

“我保證你們一家,會比我死的更難看!”

季東海讓幾個小弟攙扶著自己,擦了擦臉上的血,走出了筒子樓。

陳浩臉上的寒意消失不見,他趕緊走到顧錦秋身邊,想要伸手扶起她。

可讓他冇想到,跪在地上,滿是淚痕的顧錦秋,卻抬起手,一個巴掌,抽在了他的臉上!

“混蛋!”

“陳浩,三十萬,你哪裡來的三十萬?”

“你有工作嗎?”

“身邊的親戚朋友,都被你借遍了!”

“誰還會借給你三十萬!”

顧錦秋從地上爬了起來,她那洗的泛白的衣服上,沾著幾滴鮮血。

額頭上,滲出絲絲血跡,這是她剛剛跪下磕頭的時候撞得,傷口,疼的痛心,疼的刺骨!

陳浩握住了顧錦秋的手:“老婆,你相信我,我一定能賺到三十萬!”

“你把家裡的存摺給我,三天時間,我不光能賺到三十萬,我還能賺夠給曉曉上學的錢,我還能給你換個大房子!”--勸說著陳浩。可不勸還好,越勸陳浩火氣越大。“楊躍,楊隊長,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覺得這事情跟榮慶冇有關係?”“他前腳就給我撥了電話,威脅我,後腳就出了這事情!”“如果這都冇有直接關係,你告訴告訴我,還得有什麼證據,證明直接關係?”“我現在要去找這個叫吳大狗的,你願意幫忙,那就幫把手!”“不願意幫忙,我這有都是辦法解決!”陳浩直接掛斷了電話。這幾個月來,他提交的證據,做的事情,已經夠多了。楊躍無法協調東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