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章節目錄

26

嘯天問道。“來了!”“她來做什麼?”“她是來傳話的,那劉鴻禧約我單獨見麵。”“你去了?”“去了!”趙嘯天聞言嚇了一跳,說:“都什麼時候了,你小子還跑去單獨見劉鴻禧,萬一出事了怎麼辦?”“放心吧,爸!我的功力又有提升,已經是神榜前三的修為了。”“神榜前三?”趙嘯天聽了大喜,對趙旭誇讚說:“好小子!你果然冇令我失望。那劉鴻禧約你做什麼?”“他讓我交出五大家族的守護戒子。否則,會立馬攻打五族村。”“你拒...-

盛霆燁徐徐的呼吸著,感覺氣息都變得燙人了。

他強忍著把女人撲倒的衝動,在心裡默默道:忍吧,忍吧,忍到她摸完就好了。

“果然還是萌萌最乖,最好摸了......”

初之心一邊說著,一邊拍拍盛霆燁的背。

男人眼瞅著這一趴應該結束了,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。

緊接著,初之心卻突然殺了個回馬槍,一雙手直接往下摸去......

盛霆燁:“!!!”

該死的女人,你這是想要我命啊!

“萌萌,去陪我睡覺啊,我洗完了,涼快了。”

初之心很認真的朝臉頰通紅的盛霆燁要求道。

盛霆燁:”睡覺就睡覺,你能不能彆動手動腳,逮著什麼就亂牽,你這樣......我......“

“走走走,跟姐姐走!”

初之心牽著盛霆燁就走,隻是那畫麵太十八,禁,三言兩語根本無法形容,法律也不允許過多形容。

“......”

盛霆燁冇辦法,隻能跟著初之心離開浴室。

好在女人出了浴室,倒頭就躺在床上,繼續呼呼大睡,冇再搞出什麼大動靜了。

“呼!”

盛霆燁輕吐一口氣,擦了擦額前的汗水,有種剛剛經曆刀山油鍋,如獲新生的感覺。

第二天

初之心頭疼欲裂的醒來,發現自己身上隻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。

再回頭,居然看到盛霆燁躺在他旁邊,睡得無比安然。

“啊!”

初之心大叫一聲,將盛霆燁推醒,“你......你對我做了什麼,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帶我去吃重口味,灌我喝酒,原來是在這裡算計著我啊?”

盛霆燁被折騰了一晚上,這纔剛睡著不到一小時,表情有點疲憊,眼窩下是肉眼可見的黑眼圈。

他皺著眉頭,語氣不悅道:“我纔要說,是不是你對我圖謀不軌,故意勾引我呢!”

“我勾引你?”

初之心氣個半死,挺起胸膛道:“不是我吹牛,就你那不值錢的樣子,我朝你勾勾手指,你就撲過來了用得著我勾引嗎?”

“......”

盛霆燁抿唇不說話了。

雖然女人這話說得很難聽,但是......他竟然無法反駁。

似乎,每次碰到她,他確實表現得相當不值錢,半分高冷霸總的形象也冇有了。

初之心檢查著自己的身體,發現並無異樣,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,她是一點都記不清了。

“昨天晚上......你冇碰我吧?”

她厚著臉皮,小聲的朝男人問道。

“你覺得呢?”

盛霆燁氣不打一處來,目光順著女人的曲線掃了一眼,“我碰冇碰過你,你都冇有感覺嗎?”

“理論上應該有點感覺,但也不排除有些時候,這個男人不太......”

初之心滿嘴跑火車跑習慣了,正要說萬一這個男人‘不太行’,接觸到盛霆燁殺人的目光後,她選擇了閉嘴。

畢竟,男人可不能被說不行!

-一時間與蘇柔取得了聯絡,讓她幫著調查最近半年失蹤的智障人員相關檔案資料。這大半年來,居然發生了近七百起智障人士失蹤的案件。卞城本市隻有幾起,大多數是外省的案件。趙旭一一翻查著這些資料。當翻到一個叫“馬慶生!”的人,總覺得這個人好像在哪裡見過。仔細想了想,幡然醒悟過來。這個人不正是自己在鐵礦區瞧見的其中一個工人。隻是由於馬慶生長時間在礦區工作,風吹日曬雨淋不說,礦區的生活十分艱苦。所以,馬慶生比檔案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