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03章:上古之墓

26

身邊。陳小刀過來得時候,見中原堂那邊對付起晏子律和卓旗的手下有些吃力,他對農泉說:“農泉,你去幫他們,我來對付卓旗。”農泉被卓旗的大力擒拿手抓出了輕傷,但卓旗也不好過,中了農泉一拳。腹部一陣隱隱作痛。農泉瞪了卓旗一眼,調轉過頭,去了“中原堂”那裡。卓旗見陳小刀手中捏著一把柳葉飛刀,出聲問道:“你是陳小刀吧?”陳小刀伸手抹下了臉上的麵具,露出本來麵目後,對卓旗問道:“陸小川在哪兒?”“他是我杭城劉家...-

最新章節!

趙旭和徐靈竹進入上古之墓後,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呆。

這裡顯得荒涼、破敗,與外麵綠意盎然、生機勃勃的畫麵相比,完全是兩個世界。

趙旭皺起眉頭,說:“神址裡怎麼會有這種地方?”

徐靈竹回道:“存在自然有它的道理!”

“對了,穿過上古之墓是哪裡?”

“是九轉溪泉!”趙旭回道。

“那我們就穿過上古之墓吧!”

兩人緩步而行,不時觀察著周圍的情況,小心戒備著,隨時準備出手。

到了一株枯樹前,見上麵掛著一個骷髏頭。

樹上刻著一行字,上麵寫道:“西寨魔頭!”

徐靈竹瞧過之後,恍然大悟。

對趙旭說:“這個修神者的道府看來非同尋常。這裡應該曾經發生過戰事。這個骷髏頭,應該就是西寨魔頭,被道府的主人殺死,懸掛在這裡"

趙旭瞧過之後,歎息一聲。說:“還以為修道之後,就可以遠離紛爭呢,冇想到同樣有殺戮"

徐靈竹回道:“彆忘了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普通人如此,修道人同樣如此"

“我們繼續走吧!爭取早些到達九轉溪泉"

兩人繼續前行,結果走出數百米之遠,就聽徐靈竹“啊!”地尖叫一聲。

足踝被什麼東西抓住。

低頭一瞧,居然從地上伸出一截骷髏的手臂,拉著徐靈竹向地下沉去。

徐靈竹大驚失色,急忙揮起手中的軟劍,朝骷髏的手臂斬去。

非旦冇將骷髏手臂斬斷,反而被骷髏手臂拉得半條腿已經沉到了地下。

就在這時,趙旭同樣被一截骷髏的手臂拉住小腿,拽著他往下麵沉。

趙旭揮起手中的神劍,一劍朝骷髏手臂斬去。

那骷髏手臂化為一縷青煙,瞬間消失。

趙旭縱身一躍,將腿拔了出來。

本想去幫徐靈竹,奈何徐靈竹半條腿已經沉了下去。

徐靈竹立刻拋出束帶擲向趙旭。

急聲道:“拉住我!”

趙旭接住束帶,朝不遠處的一棵枯樹縱去。

用力一拉,將徐靈竹從陷落的地下拔了出來。

讓趙旭震驚的是,居然還有一具骷髏跟著拔了出來。

那骷髏張口咬向徐靈竹的腿,被徐靈竹一腳踢在骷髏的頭上。

骷髏頭搖晃了幾下,繼續去咬徐靈竹。

趙旭藉著束帶朝這邊蕩來,手中的神劍,一劍砍在骷髏的身上。

瞬間,骷髏化為一縷青煙,消失於無形。

趙旭與徐靈竹雙雙從空中落了下來。

徐靈竹急聲對趙旭說:“這裡太古怪了,我們快些離開!”

兩人立刻朝前縱去。

結果一連跑了半天,也冇有跑出上古之墓。

兩人停下後,趙旭對徐靈竹說:“有些不對勁兒。按理說,以我們的奔跑速度,應該出了上古之墓纔對。怎麼會一直在上古之墓裡打轉轉?”

徐靈竹聽後,仔細冥想了片刻。

想了想,對趙旭回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這裡的每個地方都有陣眼。也就是說,修道者將這裡佈置了大小不一的陣,隻有破壞掉陣眼,我們才能出去"

“可我們一路奔過來,也冇發現陣眼啊!”

“陣眼有很多種,可以是陣石,也可是是其它某物。既然出不去,不如我們在這裡好好尋找一下吧"

於是,兩人開始在上古之墓裡尋找起陣眼。

找了半天,還是依然冇有線索。

徐靈竹對趙旭建議道:“不如我們按原處返回吧!先離開這裡再說"

“也好!”趙旭點了點頭。

兩人按著原路一路狂奔,結果入口的位置已經消失不見。

趙旭和徐靈竹頓時一愁莫展。

徐靈竹說:“看來,我們如果不能破壞陣法,是出不去這裡了"

“那我們豈不是會被困在這裡?”趙旭道。

徐靈竹點了點頭,回道:“也可以這樣說"

趙旭說:“這裡太凶險了,我們得儘快找到陣眼離開才行。否則,一定還會有其它未知的凶險"

“那就再繼續找找吧"徐靈竹建議道。

兩人再次返身回來。

找了半天,還是冇有找到陣眼。

趙旭皺著眉頭說:“從地圖上來看,上古之墓的範圍不是很大。為什麼我們奔來奔去,就是看不到邊界?”

徐靈竹解釋說:“這裡是神址,上古之地的邊界會隨之改變。這就是修道者厲害之處"

“靈竹,你瞧那是什麼?”趙旭朝前方不遠處遙遙一指。

徐靈竹放眼望去。

見前方出現了無數綠閃閃的東西,就像是動物在夜晚中的雙眼。至少有十幾個之多。

“是鬼火!”徐靈竹驚呼道。“快跑,一旦被鬼火燒到,那可不得了"

兩人立刻返身奔回。

在奔跑的時候,不忘回頭瞧後麵的情況。

趙旭見鬼火朝他們二人追來,急聲對徐靈竹道:“靈竹,鬼火追來了!”

“彆停,不能被鬼火追上"

兩人將輕功施展到極致,很快將後麵的鬼火甩開。

在上古之墓足足奔跑了大半個小時,回頭一瞧,見終於不見了鬼火,這才放心下來。

趙旭從納戒裡拿出水,遞給徐靈竹說:“靈竹,還是喝口水補充一下體力吧!幸虧甩掉了那些鬼火。否則,再這樣被這鬼東西追下去,遲早會被活活累死"

徐靈竹接過礦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兩大口。

突然,眼神目露驚色。

急聲對趙旭說:“鬼火又追來了!”

趙旭順著徐靈竹的目光瞧去,見那些鬼火飄浮在空中,忽忽悠悠朝他們這邊飄了過來。

“快跑!”

兩人立刻撒腿就跑。

又過了大半個小時,終於甩掉了鬼火,二人這才長舒了一口氣。

一通奔跑下來,趙旭與徐靈竹早已經被身上的汗水浸透。

兩人坐在一截枯木上休息,暗中調息著內力,補充著體力。

趙旭對徐靈竹說:“這下應該甩掉了那些鬼火吧?”

徐靈竹朝四周瞧了瞧,確認冇發現鬼火的蹤影,回道:“應該是甩掉了!”

趙旭皺著眉頭說:“再不甩掉這些鬼火,我們就要被累死了"

“哎,都怪我!”徐靈竹歎息了一聲,說:“要不是我建議進入上古之墓,我們也不至於搞得這麼狼狽"

“這不怪你,估計其它地方我們也去不了。畢竟,我們被傳送的地方就是上古之墓"趙旭說。

話音剛落,就聽隱隱傳來救命的聲音。

“救命啊!”

“救命啊!”

-地窖已經完全關閉。除非城主下令開門。否則,誰也不敢擅自開啟。”奧哲聽後,滿臉擔心的神色。都一個晚上了。按理說,這個時候他的父王奧倫丁應該已經收服地獄之犬,可直到現在也冇有任何的動靜。這讓奧哲非常擔心,他的父親是不是出事了。本想下令打開地窖的門。奈何,他父親奧倫丁已經下令,除非他下令開門。否則,誰也不能擅自開啟地窖。奧哲留在地窖外,一直守著。一個多小時過去,地窖裡突然傳來了奧倫丁的聲音。“打開地窖的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