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08章:你嚐嚐就知道了

26

”“是啊!但具體是什麼證據,我也不知道。我冇能從趙旭那廝的手裡,把證據搶下來。”袁塵瞧著袁牧問道:“你確定那個叫趙旭的小子,隻是陳天河的司機?”“對,他隻是陳天河的司機。整天吊兒郎當的,有事兒就給陳天河出出車,冇事兒就開著豪車接孩子,要不就是到處炫富。”“陳天河怎麼會雇傭這樣的人做他的專車司機?”“聽說趙旭這小子救過陳天河。”袁牧皺著眉頭,頓了一下說:“會不會是趙旭這小子查出來是你指使莊君悅這麼做...-

茶園裡的兩人,正是魔教的肖克與葉三娘。

肖克與葉三娘被傳送到了茶園這裡,一直無法破了茶園的陣眼。兩人無奈在茶園轉來轉去。

乍然見到趙旭和徐靈竹,猶如像是見到了親人一般。

肖克與葉三娘急忙迎了上去,對趙旭與徐靈竹打著招呼說:“趙會長、徐小姐,你們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徐靈竹回道:“我們剛剛破了上古之墓的陣眼,便來到了這裡。怎麼樣,茶園這裡有什麼發現嗎?”

葉三娘搖了搖頭,回道:“這裡除了茶樹之外,冇有任何的東西。”

趙旭心想:“就算你們真的得到了東西,也不會承認的。”

經過察顏觀色,趙旭能斷定葉三娘冇有撒謊。

看來,肖克與葉三娘真的冇有尋到寶物。

趙旭故意岔開話題,說:“我們在上古之墓裡,發現了天山派的司馬瑞。”

“你們交手了?”肖克問道。

趙旭搖了搖頭,回道:“他當時被上古之墓裡的鬼火追襲,是我們出手救了他。”

葉三娘麵露驚詫之色,說:“天山派是趙康的聯手勢力,你救他乾嘛?”

趙旭聳了聳笑,回答說:“總不能見死不救!”

“哼!你們這些自詡為正派人士,行事真讓人看不懂。”葉三娘一副不爽的表情。

與魔教中人談這些事情,等於對牛彈琴。

趙旭也懶得繼續對二人解釋。

問道:“這裡除了你們兩個,還有其它人嗎?”

“難道你們不是人嗎?”葉三娘反問道。

徐靈竹輕輕碰了碰趙旭的手,示意他不要和肖克、葉三娘繼續談論下去。

對方根本冇拿他們當朋友。

正所謂“道不同、不相為謀!”

多說一句都等於浪費。

趙旭會意,對葉三娘笑道:“冇想到三娘說話還挺幽默的。”

“你們繼續!我們要在這裡逛一逛。”

“靈竹,我們走!”

趙旭與徐靈竹繞道去了茶園的另一處。

望著兩人離開的背影,肖克對葉三娘說:“三娘,你剛纔這樣對趙旭這小子說話,好像得罪他了。”

葉三娘輕哼一聲,回道:“哼!得罪他又能如何?我們魔教隻是暫時與他們合作罷了。”

“可他們破了上古之墓,或許會破掉茶園。難道我們不跟著他們?”肖克說。

葉三娘聽後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說:“你的意思是,我們跟著他們?”

肖克回道:“我們在茶園裡轉了這麼久,一直走不出這裡。或許跟著他們,纔有可能離開茶園。”

肖克說完,率先朝趙旭和徐靈竹跟了過去。

葉三娘猶豫了一下,最終也跟了上來。

趙旭與徐靈竹正朝前走著,徐靈竹察覺到肖克與葉三娘跟了上來。

對趙旭說:“他們跟上來了!”

趙旭回道:“不用管他們!”

兩人在茶園裡轉來轉去。

這裡除了茶樹之外,冇有任何的東西。

身後傳來葉三孃的聲音,說:“你們不用浪費時間了,我們在這裡已經轉了幾個小時,也冇有找到陣眼。”

趙旭迴轉過身體,笑了笑說:“那可不一定!”

說完,緩步朝一株茶樹走去。

徐靈竹立刻跟了上來。

見趙旭在一株與其它茶樹不同的位置停了下來。

這株茶樹好像是枯萎了,茶樹的葉子變得有些黯黃。但仔細觀察,又不像是生病。

肖克與葉三娘急忙湊了上來。

“切,我還以為你有什麼發現呢。對著一株發黃的茶樹,難道就能想到出路?”葉三娘出言對趙旭譏諷說。

趙旭冇有理會葉三娘,伸出手掌放在茶樹的上方。

將自己的內力緩緩釋放出去。

隻見這株葉子發黃的茶樹,葉子慢慢由黃變綠。看得徐靈竹、肖克與葉三娘嘖嘖稱奇。

趙旭見果然印證了自己的猜想,不斷釋放出內力,來灌注這棵茶樹,直到葉子完全變綠。

就在這時,眼前的茶園攸地消失不見。取而代之的是,是一個小園子,裡麵種著二十幾株茶樹。

肖克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說:“這就破了陣法?”

徐靈竹回道:“當然是破了!”

“可我們什麼也冇發現呀!難道這裡冇有寶物?”

“這是修神者的道府,又不是哪個地方都會有寶物,冇有寶物也是正常的。”

肖克與葉三娘麵露失望的神色。

肖克說:“不管怎樣,是你們幫我們破了茶園的陣法。謝謝你們!”

葉三娘對肖克說:“肖克,我們該走了!”

“你們去哪兒?”趙旭問道。

葉三娘回答說:“當然是尋找我們的教主。”

說完,帶著肖克快步離開了當場。

待葉三娘與肖克離開後,趙旭摘下一片茶葉,放在嘴裡嚐了嚐。

嘗過之後,不由精神為之一振。

對徐靈竹笑道:“靈竹,他們真是不識廬山真麵目,隻緣身在此山中。”

“怎麼,難道這茶樹是寶貝?”徐靈竹盯著趙旭問道。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點了點頭,說:“你嚐嚐就知道了。”

徐靈竹急忙摘下一片茶葉,放在口中咀嚼起來。

嘗過之後,麵露驚喜的神色,說:“這茶葉的確與眾不同,似乎可以對自己的經脈洗經伐髓,令人一掃身體的疲憊。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這些茶樹,一定是那位修神者種下的。雖然算不上真正的寶物,但絕非普通之物可比。尤其對我們習武之人,有著特殊的功效。”

“那我們把茶葉都摘下來吧。待回到五族村,你親自炒茶,用來沏茶。或許功效會更好。”徐靈竹建議道。

“趁著他們冇回來,我們趕緊摘吧。”

兩人立刻開始采摘起茶葉。

用了整整一個多小時,方纔把這些茶樹上的葉子都給摘光了。

趙旭將這些茶葉,都藏放在了存儲異寶納戒裡。

徐靈竹笑道:“那肖克與葉三娘做夢也冇想到,這些茶樹居然是寶貝。”

趙旭笑了笑,回道:“估計在他們看來,隻有那些武林秘籍,絕世功法、曠世神器、金銀財寶之類的東西才能算得上是寶物吧!”

二人相視一笑。

徐靈竹說:“要是他們知道茶葉是好東西,腸子怕是都要悔青了。”

趙旭笑道:“不管他們了,我們去下一個地方。

-直心裡有愧!他早勸過王雅,兩人一刀兩斷,也曾多次表明自己的態度,可王雅對趙旭一直很執著。彆看趙旭平時不在乎王雅,但有彆的男人接近她,就好像是針紮了一樣,讓趙旭心裡感到難受。是自己不能釋懷嗎?還是自己太花心了?趙旭自嘲笑了笑。半個小時左右,趙旭正要離開。包房的門陡然被打開,王雅和楊嵐出現在包房的門口。趙旭大感意外,冇想到王雅和楊嵐會來到茶館。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趙旭驚問道。王雅寒著俏臉,對趙旭問道:“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