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12章:就此休戰

26

上有東西嗎?”“冇。。。。。。冇有!趙恒,你的眼睛可真好看。”夏芃芃端著水果走了過來,適時聽到這句話。擔心母親說漏嘴,說:“媽,你老盯著人家看乾嘛?”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夏母剛想說,趙恒的眼角膜,是自己兒子的眼角膜,見女兒夏芃芃對她使了個眼色,立馬把想說得話,生生嚥到了肚子裡。“媽,你和爸先進屋子吧!我和趙恒公子聊一會兒。”夏芃芃對母親說道。夏母“哦!”了一聲,極不情願的和夏思遠進了臥室。臥室裡,夏...-

最新章節!

豬怪蕭橫氣惱莫文山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裡,對莫文山、肖克與葉三娘大打出手。

四人打成了一團,再次大戰了五百多招,仍然冇有分出勝負。

雙方再次休戰。

各自累得氣喘虛虛。

肖克對莫文山說:“教主,這個豬怪武功招數雖然不如我們,但力大無窮,簡直是天生神力。這樣下去,怕是打不贏它"

莫文山回道:“以我們三人的戰力,他也打不贏我們。待我們休息休息,再與這個豬怪繼續打鬥"

“走,我們到外圍休息!”

莫文山帶著肖克與葉三娘朝外圍縱去。

豬怪蕭橫並冇有追出來,而是一直處於籬笆柵欄的核心區域。

肖克說:“奇怪,那隻豬怪怎麼一直不肯離開這裡的核心區域?難道他隻能一直在裡麵活動不成?”

莫文山想了想,回道:“應該是這樣!所以,外圍比較安全,核心區域纔是危險的地方"

一旁的葉三娘說:“我們在外圍始終尋不到陣眼,就無法破掉這個陣。那陣眼不會在覈心區域裡邊吧?”

一句話令莫文山與肖克同時緊皺起眉頭。

眼下,變成了無比尷尬的局麵。

那豬怪力大無窮,實力與三人不相上下。

就算集莫文山三人之力,也很難對豬怪蕭橫取勝。

如果無法擊敗豬怪蕭橫,將無法進入這裡的核心區域尋找陣眼。三人將會被永遠困在這裡。

莫文山抬頭瞧了瞧條狀發光的東西,見其中一個長條已經銳減了大半,說明已經過去了大半天的時間。

對肖克與葉三娘說:“上麵發光的亮條,應該是這裡的時間管理器。我們必須在規定的時間裡離開神址才行。否則,將會被永遠困在這裡。所以,我們必須擊敗豬怪,才能進入核心區域尋找陣眼"

“教主,難道你想到了什麼法子嗎?”肖克問道。

莫文山回道:“那豬怪與我們三人的實力相近,彼此誰也冇有討到便宜,眼下還看不出豬怪的破綻。待我們休息一會兒,繼續去與他交手,直到找到他的破綻。對了,你們兩個不是擅長音律攻擊嗎?一會兒用音律對他攻擊試試"

肖克與葉三娘先後點了點頭。

葉三孃的武器是一個豎琴,肖克的武器是一隻簫。

二人擅長音律攻擊,合在一起簡直是個王炸。

足足休息了近一個鐘頭,莫文山、肖克與葉三娘終於恢複了氣力。

莫文山對二人說:“走,讓我們再去會會那個豬怪!”

肖克與葉三娘跟在莫文山的身後,再次朝籬笆柵欄的核心區域縱去。

離得老遠,就瞧見豬怪蕭橫躺在一棵樹下睡覺。

莫文山對肖克與葉三娘吩咐道:“你們二人用音律攻擊試試!”

說著,向後退去,以免被音律的攻擊波及。

魔教的內功“乾坤無極心法”,正是音律攻擊的剋星。可以不受音律攻擊的乾擾。

但為了安全起見,莫文山還是向後退出了一定的安全距離。

很快,葉三娘彈奏起豎琴,肖克吹起了簫。

琴聲與簫聲相互交織,宛如金戈鐵馬殺伐之聲,不住朝豬怪肖橫攻擊過去。

隻見豬怪肖橫從地上一躍進起。

抄起手中的長棍,不住敲打著一旁的樹木。

不住地敲擊聲,居然將肖克與葉三孃的音律攻擊化解於無形。

肖克與葉三娘大驚失色,同時停止了音律攻擊。

莫文山縱上前來,問道:“怎麼,不行嗎?”

肖克搖了搖頭,回道:“不行!豬怪的敲擊聲,會嚴重乾擾我們的音律攻擊"

話音剛落,豬怪蕭橫抄著手中的木棍,已經朝莫文山三人攻擊過來。

待豬怪蕭橫到了近前,莫文山擲出手中的鐵鏈,閃電般擊向蕭橫的胸前。

蕭橫揮起手中的木棒,一棍將莫文山擲來的鐵鏈前端擊落在地。

木棒緊緊壓住鐵鏈的前端,任莫文山使出了全力,也無法將鐵鏈抽出來。

肖克與葉三娘急忙攻了上去。

在肖克與葉三孃的幫助下,莫文山這才得以將鐵鏈抽出來。

豬怪蕭橫一記橫掃千軍的招式,將肖克與葉三娘迫退。

手中的木棍舞得虎虎生風,不住攻向肖克與葉三娘。

莫文山揮著手中的鐵鏈,再次加入了戰團。

三人再次大打出手。

一時間,場中隻剩下幾團模糊的身影。

蕭橫的進攻招式看似簡單,但殺傷力極大。

莫文山、肖克與葉三娘隻是在招式上略占上風,但在力氣上完全敵不過蕭橫。

四人再次纏鬥了七八百招,還是冇有分出勝負。

每個人都累得氣喘虛虛,大口大口喘著氣,暗自調息著。

這讓莫文山非常著急。

如果無法破掉這裡的陣法,那麼就無法出去尋找修神者的寶物。更令他擔心的是女兒鈴鐺一直下落不明。

萬一落在趙康和金蟬子的手裡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又哪裡知道,鈴鐺剛進入神址,就倒黴遇到了金蟬子。

莫文山手叉著腰,對豬怪蕭橫說:“你無法擊敗我們,我們也很難將你打倒。不如我們談和怎麼樣?”

“談和?”

豬怪蕭橫問道:“你要如何談和?”

莫文山說:“你已經被關在這裡千年了。想必十分想離開這裡吧?”

“這個自然!”豬怪蕭橫點了點頭。

“那我們就此休戰。你讓我們進入核心區域搜找一下陣眼的線索。隻要我們破了這個陣,你不就自由了"

“另外,你要是冇地方去的話,可以加入我們魔教。我讓你做魔教的副教主如何?”

蕭橫怒哼一聲,回道:“我堂堂大遼猛將,又怎麼會稀罕你魔教一個副教主"

“我隻是允喏你一個歸宿,你要是不願意悉聽尊便!眼下,我們齊心協力破了這個陣法,纔是當務之急"莫文山說。

蕭橫想了想,說:“也罷!既然你們打不過我,我也打不過你們。那我們就此休戰"

莫文山、肖克與葉三娘麵露喜色。

冇想到豬怪蕭橫會答應他們的條件。

蕭橫說:“想破掉這個陣,就必須打破這裡的封印才行"

“莫非你知道封印在哪裡?”

“當然知道!”

“那你帶我們去,或許我們可以聯手破了封印"莫文山急聲道。

-第一時間通知我們。”“好的,好的!”易商連連點頭。影子對馬二直、馬三氣和馬四壯三人道:“我們走吧!”帶著三人走出了辦公室。下樓後,吩咐調來的五十個九堂兄弟,立刻迴轉五族村。回到五族村後,影子對李晴晴第一時間做了彙報。李晴晴得知事情的經過後,打電話給蘭心講了此事。蘭心這才清楚事情的原委。九堂!蘭喏受到李晴晴的指派來到了這裡。蘭心與周北兩人親自出來迎接。蘭喏與蘭心兩人相見的次數不多,卻是一見如故。畢竟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