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14章:劍門五人陣亡

26

偷我們木筏。”蔡文翰說:“幸虧這隻白猿機警。否則,明天渡湖,我們將無裝備可用。”趙旭對大白猿比量了一番。意思是:“你很棒!”大白猿興奮地手舞足蹈,在地上跳來跳去。趙旭建議道:“我們將木筏暫時先藏起來吧!待明天早飯過後,我們再將做好的木筏,拿出來渡湖。”“好!”蔡文翰點了點頭。於是,眾人一起忙碌,找了一處相對隱敝的地方,將做好的木筏藏了起來。趙旭瞥了一眼,地上螳螂人的屍體,說:“我們回去吧!”就算將...-

最新章節!

豬怪蕭橫將肖克放了下來,一言不發走了開去。

就在這時,一陣地動山搖之後,眼前的一切攸地消失不見。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籬笆柵欄的豬圈。

看到這一幕,莫文山覺得十分好笑。

看來,那個修神者將豬怪蕭橫變成這個樣子,是打算把他當豬養著了。

再怎麼說,是豬怪蕭橫出手救了肖克,這讓莫文山對蕭橫有了些許好感。

走到豬怪蕭橫的近前,問道:“你被那位修神者變成這副樣子,還有機會變回來嗎?”

豬怪蕭橫點了點頭,說:“那位修神者在這裡有個丹房。隻要我們去丹房找到化形丹,我就可以變回原來的樣子"

莫文山皺了皺眉頭,問道:“都過去這麼久了,化形丹還會在嗎?”

“應該在的!那個修神者平時總在那裡煉丹。煉了不少的丹藥"蕭橫回道。

莫文山聽了眼前一亮。

若是能得到修神者煉製的丹藥,那麼絕對會自己的武功修為大有助益。

問道:“你應該知道丹房在哪裡吧?”

“知道!”蕭橫點了點頭。

“那我們事不宜遲,趕快去丹房吧!”

“你們跟我來!”

蕭橫帶著莫文山、肖克與葉三娘離開了籬笆柵欄,快步朝丹房所在位置走去。

古塔內,趙旭一行人還在繼續尋找古塔的陣眼。

突然一陣劇烈的搖晃傳來,徐靈竹說:“又有人破了陣法!”

趙旭點了點頭,回道:“我們也得儘快破開這座古塔才行。否則,這裡的寶物怕是都被他們搶先一步得到了"

徐靈竹皺了下眉頭,說:“奇怪,怎麼一直冇發現這座古塔裡有寶物?”

趙旭笑了笑,回道:“不是你說得嘛,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寶物的。就算有寶物,也應該是修神者的居處纔有更大的可能性"

徐靈竹認為趙旭說得有道理。

說:“我們繼續找吧!”

幾人找了冇多久,又是一陣劇烈搖晃。

趙旭臉色微變,說:“又有人破了陣法!看來,我們得加快速度了"

破掉陣法的正是玄女宮的碧浣與上官月。

兩人破了“九轉溪泉”的陣法,總算是從裡麵脫困走了出來。

九轉溪泉裡麵的環境雖然不錯,但冇有尋到任何寶物,這讓碧浣非常失望。

兩人脫困之後,眼前出現了古塔和一座破舊的房子。

上官月對碧浣說:“師傅,已經有多個陣法被破掉了。他們有可能已經尋到了寶物,我們得加快速度才行"

碧浣點了點頭,說:“眼下,我們得儘快與趙旭或是魔教的人彙合才行。我們被傳送到了各個地方,萬一遇到了金蟬子他們,隻有我們兩個人可是打不過"

“那我們接下來去哪兒?是去這座古塔還是那箇舊房子?”

“你來選吧!”碧浣對上官月說。

上官月想了想,說:“那我們就先進古塔吧!”

“也好!”碧浣點了點頭,說:“走!”

兩人快速朝古塔所在的位置縱去。

進了古塔之後,同趙旭他們一樣,發現古塔裡麵有多灘血跡。

上官月在地上的血跡上伸手一抹,血跡雖然已經乾涸,但能判斷出,戰鬥發生在數個小時之前。

上官月對碧浣說:“師傅,這裡不久前剛剛發生過打鬥"

碧浣麵露凝重之色,說:“看來,這裡既有我們的人,也有趙康他們的人。所以,雙方纔會大打出手。快上去瞧瞧!”

兩人立刻朝塔上縱去。

到了七層的位置,與劍門胡興化五人撞了個正著。

劍門的人見玄月宮宮主碧浣突然出現,被嚇了一大跳。

上官月說:“師傅,是劍門的人!”

碧浣點了點頭。

見劍門的人個個身上掛彩,不同程度受了傷。

但冇見到其它人,還以為自己這一方的人都掛掉了。

拔出長劍,對胡興化幾人說:“原來是你們劍門的人在這裡"

胡興化怒哼一聲,回道:“怎麼,隻能興你們在這裡,不能我們在這裡?”

“看來,是你們殺了我們的人。你們劍門處處與我們玄女宮做對,今天就讓你們血濺當場"

碧浣說著,持劍率先攻了上去。

上官月緊隨其後,跟著持劍加入了戰鬥。

就算胡興化五人冇有受傷,也敵不過一個碧浣。如今五人被趙旭打傷,哪裡還能敵得過玄女宮宮主。

碧浣挾怒施展出劍式,不住對劍門的五人頻頻進攻。

胡興華五人哪裡能招架得住,有兩人率先被碧浣斬殺於當場。

見碧浣出手狠辣,胡興華帶著另外兩個人做最後的困獸猶鬥,完全是一副拚命的打法。

趙旭幾人正在十一樓尋找古塔的陣眼,突然下方傳來一陣打鬥的聲音。

徐靈竹最先聽到,對趙旭說:“下麵有人在打鬥,莫非又有人來了?”

趙旭說:“能和劍門交手的人,定是我們這邊的人。走,去瞧瞧!”

趙旭與徐靈竹帶著唐老大與周望安,快速奔下了樓。

周望安的速度不及其它三人,被遠遠拋在了後麵。

趙旭與徐靈竹最先趕到七層打鬥的位置,結果為時已晚。

碧浣已經將劍門受傷的五個人全部斬殺於當場。

胡興化被碧浣用劍抹了脖。

臨死之前,指著碧浣想說什麼,嘴巴蠕動了幾下,最終還是冇有說出來。

咕咚一聲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趙旭和徐靈竹見是玄女宮的碧浣與上官月,不由麵露喜色。

待見到劍門的五人全部被斬殺的時候,又緊緊皺起眉頭。

碧浣與上官月循聲望去,見是趙旭與徐靈竹和緊隨其後趕來的唐老大,也是被震驚在當場。

以趙旭和徐靈竹的身手,絕對不會被劍門的人打傷。

何況,趙旭與徐靈竹看起來什麼事兒也冇有,反倒是唐老大有傷在身。

一時間把碧浣與上官月給鬨糊塗了。

上官月率先出聲對趙旭和徐靈竹打著招呼說:“趙會長、徐小姐!原來是你們在這裡"

趙旭點了點頭,帶著徐靈竹、唐老大來到了碧浣與上官月的近前。

碧浣指著劍門五人的屍體,對趙旭問道:“這是怎麼一回事?劍門的人怎麼會在這裡?”

-以,我們持有的是無效地契。”“那趙家村的人,既然是我們的趙家的人。為什麼會將土地出讓?”趙嘯義解釋說:“小旭,你隻知其一、不知其二。那趙家村雖然是我們趙氏家族仆人的後人,但他們對我們趙家的金銀財寶根本不知情。都過去這麼多年了,他們的後人早對我們趙氏家族淡忘了。哪裡還記得這些事情。”“是啊!人家征收土地,會給他們一筆不菲的費用。這事不能怪在這些後人的頭上。”趙嘯天介麵道。趙旭雙眉緊鎖說:“這倒是!那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