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19章:僥倖破了花圃陣法

26

鐘,李晴晴睏意襲來再也撐不住,兩人這才睡去。早起,趙旭就去練武場練去了。李晴晴在趙旭起床後,自己盤膝在床上,也開始打座練功。以她這樣的年紀,雖然無法學成什麼絕世武功了。但李晴晴想有自保的能力,可不想每次都拖趙旭的後腿。再者,李晴晴發現,打座練功真得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氣色。現在公司的員工,見到李晴晴都誇她的氣色好。李晴晴上班後,趙旭一直在家裡等著蘇柔。臨近上午十一點鐘,蘇柔才姍姍來遲。趙旭親自給蘇柔沏...-

趙旭摘掉隱身衣,藏放於存儲異寶納戒裡。

對鈴鐺問道:“鈴鐺,你怎麼被金蟬子捉住了?”

鈴鐺歎了口氣,回道:“哎!活該我倒黴。一進來被傳送到了一處叫做蝴蝶泉的地方,那金蟬子也在那裡。我哪裡打得過他,就失手被擒了。”

趙旭笑了下,說:“你這丫頭可真夠倒黴的。”

“走,快去幫忙。”

趙旭帶著鈴鐺到了金蟬子等人打鬥的位置。

見徐靈竹、莫文山與碧浣三人圍攻金蟬子一直處於劣勢,這令趙旭緊鎖起眉頭。

如果他加入戰鬥,那麼無妄之尊定然會對鈴鐺出手。

就算他加入戰鬥,也無法戰勝金蟬子。

這樣下去,他們這一方定然會落敗。

一時間令趙旭一愁莫展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就在這時,變故陡生。

隻見一團火球從徐靈竹的位置飛了出來,直奔金蟬子。

“是鬼火!”趙旭麵露喜色。

知道是“可兒”暗中出手了。

金蟬子見一束火球直奔自己而來,猛地一刀對空中的火球劈了過去,將鬼火劈得散成數團。

被劈散的鬼火很快再次聚在一起,再次朝金蟬子攻擊過去。

金蟬子大驚失色。

不住揮著手中的金刀,斬向這團攻擊自己的鬼火。

徐靈竹急聲對莫文山與碧浣說:“我們上!”

三人立刻加入了戰鬥。

有了鬼火的幫助,戰局再次發生了扭轉。

金蟬子一邊忙於應對鬼火,一邊還要應付徐靈竹、莫文山和碧浣。

這團鬼火怎麼撲都撲不滅,將其斬碎,很快會再重組在一起。搞得金蟬子一陣心煩意亂。

見趙旭把鈴鐺救了回去,更令金蟬子為之氣惱。

在鬼火的幫助下,金蟬子不住受製。

反倒給了徐靈竹、莫文山、碧浣的發揮空間。

就在這時,一陣劇烈搖動傳來。

眼前的一切消失殆儘。

居然有人在這個時候破了“花圃”的陣法。

陣法一破,金蟬子急於去丹房尋找丹藥。

在第一時間跳出戰圈,出聲對自己這邊的人喝令道:“快撤!”

魅姬與神水閣、天山派的人紛紛逼退對手,跟著聚到了金蟬子的身旁。

莫文山見趙旭將女兒鈴鐺救了出來,並冇有對金蟬子等人追擊。

雖然有鬼火的幫助,但也很難戰勝金蟬子,任由金蟬子等人離開了此地。

“阿爹!”

鈴鐺朝莫文山跑了過來。

莫文山沉著臉,對鈴鐺訓斥道:“你這丫頭又到處亂跑。”

“纔沒有!”鈴鐺解釋說:“我一進來就被傳送到了蝴蝶泉,那金蟬子剛好在那裡,女兒纔會被他抓住。”

聽了鈴鐺的解釋,莫文山這纔沒繼續追究下去。

碧浣對莫文山說:“金蟬子他們肯定去丹房了,我們也趕快去吧!否則,被他得到了丹藥,說不定會繼續突破。倒時候,更冇人能治得了他。”

莫文山點了點頭,出聲喝令道:“我們走!”

趙旭與徐靈竹並冇有急於跟上去。

鈴鐺回頭望了趙旭一眼。

本想留下,又擔心會被父親莫文山訓斥。最終還是跟著莫文山等人走了。

場中隻剩下趙旭、徐靈竹、唐老大與周望安四個人。

唐老大對趙旭問道:“趙會長,你們怎麼不走?”

趙旭回道:“我想等一下,看看倒底是誰破壞了花圃的陣法。”

唐老大說:“那我們先跟過去了。”

“好!”

趙旭點了點頭。

唐老大擔心尋不到寶物,帶著周望安匆匆忙忙跟了上去。

待唐老大與周望安走遠之後,徐靈竹從衣兜裡將“可兒”取了出來。

見可兒又變大了不少,已經有一尺來高了。

衣兜都已經放不下這個拇指姑娘。

驚叫道:“可兒,你怎麼變得這麼大了?”

可兒嘻嘻一笑,說:“漂亮姐姐,我吸收了鬼火的元力,身體就變大了。”

趙旭從納戒裡取出一個包包,遞交到徐靈竹的手上。

說:“靈竹,可兒變大了,你揣在衣兜裡不方便。還是裝包裡吧!”

“也好!”徐靈竹伸手接過。

可兒是“菌族人!”,一旦暴露定然會震驚科學界。

倒時候,定會有人圖謀可兒。

說不定會被人抓去,對她做解剖實驗。所以,不能讓可兒輕易曝光。

徐靈竹將包包挎在身上,打開布袋對可兒說:“可兒,你到這裡安全些。”

“好吧!”

可兒將鬼火召了回來,吞嚥進口中,直接飛進了徐靈竹的挎包裡。

徐靈竹對趙旭問道:“你不怕他們搶先一步將丹藥得到?”

趙旭笑了笑,回道:“這裡的寶物,有緣人才能得到。不是誰先到達,就能得到。”

“有道理!”徐靈竹點了點頭。

等了一會兒,兩道身影快速朝這邊縱了過來。

見來人是點蒼派的無崖子,還有崆峒派的燕卓二人。

兩人很快到了近前。

無崖子與燕卓分彆對趙旭打著招呼說。

“趙會長!”

“趙會長!......”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出聲對無崖子與燕卓問道:“是你們破了花圃的陣法嗎?”

“是的!”無崖子點了點頭,解釋說:“我們進了花圃之後,見有一朵黑色的牡丹花。我手欠給摘了下來,居然憑空幻化出一個女子。我二個合力將女子擊敗,那女子身體化為朵朵花瓣。如此一來,僥倖破了花圃陣法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趙旭點了點頭。

“對了,你們瞧見其它人了嗎?”無崖子對趙旭問道。

徐靈竹解釋說:“在你們破掉花圃陣法之前,雙方的人至少有近半的人在這裡,其中就包括金蟬子。”

無崖子與燕卓大吃一驚。

急聲問道:“那麼他們人呢?”

“他們去了丹房!”

“那你們怎麼冇去?”

“我們在這裡等著想看看是誰破的花圃陣法。”趙旭說。“對了,你們兩個有碰到趙康嗎?”

“冇碰到!”

無崖子與燕卓同時搖了搖頭。

無崖子急聲道:“趙會長,那我們先走一步,也去丹房那裡湊湊熱鬨。”

不等趙旭回答,無崖子與燕卓雙雙縱飛出去。

兩人很快消失於當場。

徐靈竹對趙旭問道:“我們也去丹房嗎?”

趙旭說:“我更想去藏書閣瞧瞧!”

徐靈竹笑了笑,說:“那我們就去藏書閣吧!”

-嗎?”羅可與薛磊一聽,各自放開對方。破壞京園的規矩可是了不得。若是將事情惹大了,就算他們的老子也保不了他們,自然會受到京園規矩的懲罰。羅可與薛磊同時朝趙旭望了過去。見趙旭身穿一身黑色西服,以為是京園的保鏢。兩人當即臉色大變。薛磊急中生智對趙旭回道:“兄弟,你不要誤會!我們在鬨著玩兒呢。”“對對對,鬨著玩兒呢。”羅可跟著附和說。趙旭冷笑著說:“鬨著玩兒?你們當我眼瞎嗎?”薛磊與羅哥臉色接連變了幾變。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