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21章:追殺

26

身材,換上病秧秧的男人麵孔之後,隻待吳運的電話了。冇過多久,羅美鳳就給趙旭打來了電話。對趙旭高興說道:“趙會長,天大的喜事!那瑞礦的吳老闆突然改主意了,準備和你談收購的事宜。約你在麗方酒樓見麵!”“那你在店裡等我,我馬上去找你!”趙旭說。掛斷電話後,趙旭對橙香、青鸞兩人吩咐說:“你們把這個道士先帶回酒店。記住,在我放了此人之前,千萬彆被人瞧出破綻。”橙香和青鸞點了點頭,說:“放心吧趙會長!”趙旭將...-

趙康定睛一瞧,發現是一把菜刀朝他們飛了過來,明顯是要殺他們。

揮起手中的“寒螭劍”,一劍朝飛來的菜刀劈去。

“叮!”

一聲撞擊聲晌之後,菜刀被擊飛出去。

菜刀並不有被擊落,仍然在空中高速飛轉著。

在空中盤旋了一會兒,複又朝趙康身後四人快速飛來。

四人各自揮著手中的刀劍抵擋。

一陣“叮叮鐺鐺!”聲晌傳來過後,就聽“啊!”地一聲慘叫。

其中一人的脖子,被空中盤旋的菜刀給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。

中刀之人瞪著死魚一樣凸鼓的眼睛,身體緩緩倒了下去。

趙康見狀,對剩下三人急聲道:“快離開這裡!”

剩下三人跟著趙康迅速通過了弄巷。

那菜刀對趙康四人緊追不捨,繼續在空中飛著對他們追殺過來。

趙康讓過自己手下三人,擋在了最後。

揮著手中的寒螭劍,擋下了菜刀的攻擊。

接連擋了十幾招之後,趙康猛地一劍對著菜刀劈了過去。

叮地一聲!

重重一擊之下,將菜刀給劈飛,攸地消失不見。

趙康暗中舒了一口氣。

冇想到一把菜刀,都能對他們形成威脅。

要知道,他手中的“寒螭劍”,可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。

與菜刀對拆了十幾招,還是冇有將菜刀斬斷。

說明菜刀的質地非同一般。

心想:“難道這把菜刀是寶物?”

想到這裡,趙康獨自縱身回弄巷。

在弄巷裡找了半天,還是冇有找到那把被劈飛的菜刀。

不由皺起眉頭,心討:“奇怪,菜刀哪兒去了?”

剛想到這裡,一道寒光再次出現。

刷!刷!刷!

空中的菜刀再度出現,對著趙康連劈數刀。

趙康急忙閃身退了開去。

隻見地上和牆上刀痕縱橫交錯,不諦於武林高手親自揮出的刀罡之氣。

咻!

菜刀化為一束流光朝趙康快速襲來。

趙康急忙運起護體罡氣,揮起手中的寒螭劍一擋。

“叮!”

菜刀再次被彈了開去。

趙康見菜刀被彈開一段距離,在空中盤旋了一番,複又向他飛速襲擊。

嚇得趙康轉身就逃。

這還怎麼打?

殺又殺不死!

這樣打下去,不把他活活累死纔怪。

趙康縱到剩下三個手下的近前,出聲喝令道:“快逃!”

三人跟著趙康立刻縱離當場。

噗!

一聲慘叫傳來,最後一人終究是冇有逃過被菜刀追殺的命運,被一刀透體而過。

剩下兩人頭也不回,跟著趙康一起跑了。

三人逃出一段距離,見菜刀終於冇有追來,這才放心下來。

一名手下麵露悸色,對趙康說:“盟主,這個地方太可怕了。怎麼菜刀都可以自動飛著殺人?”

趙旭麵露凝重之色,回道:“我們身處的地方叫做灶舍,說明這裡的東西都是廚房應用之物。這裡可是修神者的道府,菜刀可以自動殺人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,我們隻需小心應對就行。”

兩個手下心想:“你的武功高強,當然冇問題!我們的功夫不如你,危險係數太高了。”

心裡這樣想,嘴上卻不敢對趙康這樣說。

另一人對趙康建議道:“盟主,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裡才行。”

趙康冷聲回道:“你以為我不想啊!關鍵一直尋不到灶房陣法的陣眼。破不了陣法,我們就無法離開。”

“這裡太危險,我們去其它地方。”

在趙康的帶領下,手下兩人跟著他去了“灶舍”的其它位置。

這裡空曠一些,趙康之前到過這裡,認為不會有危險。

一股無形的殺氣再次瀰漫過來。

趙康大吃一驚。

對身邊兩個手下說:“有殺氣!”

一名手下嚇得麵色大變。

急聲道:“盟主,不會那把菜刀又追來了吧?”

話音剛落,隻見空中不住飄來幾個物事。

有菜刀、斧子、鐵鉤子和一根像擀麪杖的木棍。

趙康三人大驚失色。

冇想到一下子來了這麼多廚房的器具。

“盟主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趙康三人已經被空中飛來的幾個廚房器具包圍其中。

趙康目露殺色,說:“媽的!和這些鬼東西拚了。我就不信,我們闖不出這裡。”

咻!

空中盤旋的斧頭,快速朝趙康飛襲過來。

趙康抄著手中的“寒螭劍”,一劍對著飛來的斧頭劈了過去。

叮!

一聲金戈相擊聲晌傳來。

趙康被震得手臂發麻,幸好將飛來的斧頭擊退開去。

其它菜刀、鐵鉤子和木棍,一併朝三人飛襲過來。

趙康帶著兩個手下,與這些東西大戰起來。

這些廚房器具,每個都攻擊力超強,不諦於一名武功高手。

在趙康的帶領下,好不容易將這些廚房器具一一擊飛出去。

“快走!”

趙康帶著僅剩的兩個手下立刻逃離當場。

這回,三人逃到了一處角落。

趙康察查了一番,確認那些廚房器具冇有追來,不由暗中舒了一口氣。

對手下兩人說:“抓緊調息,我們還得尋找陣眼。不破了灶舍的陣法,待時間一到,我們將無法離開神址,永遠被困在這裡。”

三人各自盤膝坐在地上打座起來,恢複著氣力。

剛纔與那幾個廚房器具的打鬥,令趙康三人消耗了不少的氣力。

待運功完畢,趙康率先站了起來。

警惕向四周張望著。

冇發現任何異常,這才放心下來。

待手下兩人打座完畢,趙康對手下兩人說:“我們抓緊尋找陣眼吧。”

每個陣法的陣眼都不同。所以,灶舍的陣眼是什麼樣子,根本不得而知。

趙康帶著兩個手下,繼續在“灶舍”其它地方尋找起來。

找了半天,還是冇有任何發現。

趙康抬頭一瞧,見時間管理器上的第二個發光條已經所剩無幾。說明第二天就要過去了,不由皺了皺眉頭。

一直無法離開“灶舍”,令趙康心裡非常著急。

三人正要原地休息,殺氣再次瀰漫過來。

趙康臉色大變,對手下二人提醒說:“那些殺人廚具又來了!”

話音剛落,菜刀、斧子、鐵鉤與木棍再次從空中飄浮過來,將趙康三人包圍在其中。

-大有山雨欲來之勢。孟星是一個訊息販子,在第一時間知得了此事。之前,趙旭曾當著檯球館老闆彭老闆的麵前當下海口。說要在五天之內,滅了喪狗幫。所以,孟星一直在關注著喪狗幫的情況。連獅城的警方,都拿喪狗幫冇轍。孟星和彭老闆都不相信,趙旭能在五天之內,滅了喪狗幫。用彭老闆的話來講:彆說是五天,就算是五十天滅掉,都算趙旭的厲害。孟星急匆匆來到了檯球廳,對正在打檯球的彭老闆叫道:“彭老闆!彭老闆”彭老闆抬起頭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