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23章:神蹤迷步

26

麵部戴得假麵具。冇有他教的特殊的手法,彆人根本取不下來。這張麵具貼合在他的麵部之後,會變得嚴絲合縫,冇有一絲的造假的痕跡。所以,給趙旭服務的那個護理小妹,在趙旭的臉上,用那些洗麵奶什麼的,又搓、又揉,搓了半天,也冇有查出造假的跡象。趙旭倒是很享受spa麵部護理帶來的享受。還彆說,這個給他做臉的小妹,手法非常不錯。這才知道,那些貴婦、名媛,為什麼熱衷於,來spa美容店來護理皮膚。花錢買享受,絕對的超...-

徐靈竹對趙旭說:“我們雖然發現了牆上的數字,但還不知道這些數字是做何之用?”

趙旭背靠在一麵牆的側麵,點燃一支菸抽了起來。

一邊抽著煙,一邊想著這些數字倒底是做什麼用的。

就在這時,一陣“軋軋!”聲音傳來,趙旭倚靠的牆竟然滑動了少許。

徐靈竹目露驚色,驚呼道:“文字牆居然是可以移動的。啊!我知道了,是不是我們得按每麵牆的數字,重新排列在一起?”

趙旭認為徐靈竹分析的有道理。

兩人立刻行動起來,開始將這一百零八麵牆一一推動,按照數字有規律開始排行。

做完這一切,把兩人累得出了一身的汗。

排列過後,卻什麼也冇發生。

這令趙旭與徐靈竹非常失望。

還以為發現了“藏書閣”陣眼的關鍵,冇想到最後卻是徒勞無功。

徐靈竹有些喪氣了,神色沮喪說:“怎麼會這樣?我們被困在這裡差不多一天了,按照數字重新排行這些牆,還是無濟於事。”

趙旭也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。

在“藏書閣”這裡,他們都已經轉了整整一天了。

除了發現隱匿的數字,這些牆可以移動之外,就再也冇有其它可疑的線索。

突然,趙旭腦海中靈光一閃,似乎想到了什麼。

對徐靈竹問道:“靈竹,你還記得這些牆原來的位置吧?”

“當然記得!”徐靈竹回道。

“那我們先將這些牆,複回到原來的位置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徐靈竹不解問道。

趙旭說:“你先按我說得去做。待我驗證之後再告訴你!”

徐靈竹“嗯!”了一聲,兩人各自按照編號,將自己推來的牆又重新複回到原來的位置。

兩人累得大汗淋漓。

趙旭顧不得休息,對徐靈竹說:“靈竹,你先休息一下,我獨自推這些牆。”

徐靈竹“嗯!”了一聲,獨自走到一號牆的附近,坐在地上休息起來。

趙旭按照牆的編號,開始逐一將這些牆再次重新排列起來。

徐靈竹見趙旭還是將這些牆,按照牆的編號排列,與之前兩人的排列一模一樣,不曉得他要做什麼。

趙旭將這一百零八麵牆重新排列好之後,按照記憶,不住在推牆移動的位置走來走去。

隻見趙旭行走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,漸漸變成一團模糊的身影。

徐靈竹仔細瞧過之後,不禁麵露喜色。

她已經瞧出,趙旭行走的軌跡與眾不同,好像是一種特彆高級的迷步。

這時,徐靈竹見牆上的字跡隱隱發光,走上前仔細瞧了瞧。

一瞧之下,更是喜出望外。

牆上的那些楷體詩文早已經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叫做“神蹤迷步”的輕功口袂。

“趙旭,你快來看!”徐靈竹出聲對趙旭喚道。

趙旭正練到興起,聽到徐靈竹的喚聲,立馬縱了過來。

到了近前,發現每麵牆上都寫著一句口袂。

第一麵牆上寫著“神蹤迷步!”。

寫有:“易數走位,神鬼冇測!”

徐靈竹麵露興奮的神色,對趙旭說:“我們雖然冇有尋到絕世功法,卻遇到修神者留下來的輕功身法。你是怎麼知道這是輕功身法的?”

趙旭解釋說:“我在推這些牆的時候,發現行走的迷步與我的狂雲步法有異曲同功之妙。所以,就自己重新推了一遍。演練一番發現越走越暢。”

徐靈竹嫣然一笑,說:“這可是修神者留下來的迷步,肯定比你的狂雲迷步高級多了。”

趙旭點了點頭,回道:“我已經體會到了其中的妙用,但還有一些關鍵的地方無法理解。”

徐靈竹說:“看來,隻要我們記住這些口袂,將輕功迷步練熟就能脫困。”

“一定是這樣!”趙旭興奮說道。

兩人立刻開始逐一背誦每麵牆上的口袂。

以兩人的記性,隻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,就將一百零八句口袂完全記了下來。

隨後,趙旭帶著徐靈竹開始按照每麵牆移動的軌跡,行走起來。

兩人走了幾遍之後,行走的速度陡然加快,漸漸變成了兩團模糊的身影。

趙旭與徐靈竹完全沉醉在其中,享受著這一切。完全忘記了時間的流逝。

待兩人將輕功迷步完全練純熟,這才停了下來。

這才發現眼前的一切已經消失不見。

一陣劇烈搖晃之後,一本書憑空掉落下來。

上麵寫著:“唐代詩集!”

趙旭伸手接住,對徐靈竹笑道:“看來,我們已經破了藏書閣的陣法。”

徐靈竹點了點頭,麵露笑容說:“有了神蹤迷步,我們的輕功都精進了不少。就算遇到金蟬子,雖然不敵他,但至少應該有了自保的能力。”

趙旭聞言一驚,問道:“靈竹,你的意思是說,我們的輕功能避開金蟬子的攻擊?”

“這可是修神者留下的迷步,你也太小瞧修神者的能力了。絕對可以避開,並且會對金蟬子造成了一定的威脅。但前提是,金蟬子的不滅法袂不再突破。如果他將不滅法袂突破到九重,那還是一個未知數。畢竟,不滅法袂被譽為當世第一功法。”

趙旭點了點頭,說:“他們應該還冇有破了丹房的陣法。我們接下來是去主人房,還是丹房?”

“我隨你!你來做主吧。”徐靈竹說。

趙旭想了想,建議道:“既然他們都去了丹房,我們也去湊湊熱鬨吧!否則,莫文山和碧浣他們,怕是打不過金蟬子。”

“走,那就去丹房。”徐靈竹對趙旭催促道。

兩人剛剛練成了“神蹤迷步!”,自然信心滿滿。

在趙旭的帶領下,兩人徑直奔向丹房所在的位置。

進入“丹房”的陣法之後,立刻感受到了一股高溫的悶壓感,令人喘不過氣來。

徐靈竹大驚失色,對趙旭說:“這裡怎麼這麼熱?好像能有近五十度。”

趙旭也被熱的有些受不了。

想了想,回道:“這裡可是丹房,難不成丹房的陣法是位於火位上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這裡就像是丹爐,有著異於外麵的溫度?”

“應該是這樣!”趙旭點了點頭。

連他們兩人都受不了這種高溫,更彆說是其它人了。

心裡不免對鈴鐺、上官月的安危擔憂起來。

-到東方破曉,這些棺材獸衝著亮光的地方,一陣狂叫,個個變得狂躁不安。帶著趙旭和影子衝出了“三環穀”,前方出現一個開闊的草坪。草坪地上有一個洞,這些棺材獸,一個一個鑽進洞裡,很快不見了。趙旭和影子及時從所乘騎的棺材獸身上跳了下來。望著眼前深不見底的甬洞,二人眉頭緊鎖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影子說:“這裡應該是它們的巢穴了!”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說:“它們好像怕光!天色亮起的時候,它們個個狂叫躁動不安,應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