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24章:進入丹房

26

“將他們帶進酒店,一定要給我審出來。”“是!”郭正良大手一揮,對手下喝令道:“將他們帶進去!”上來四名九堂兄弟,將兩人押進了酒店。趙旭對郭正良說:“千萬不要放鬆警惕,讓兄弟們加強防範。”“明白!”“一會兒審問出了結果,到我房間向我彙報。”“好的,趙先生!”趙旭點了點頭,先一步進了酒店。郭正良為人剛正不阿,一副火爆脾氣。他們九堂的人負責警戒,而這兩人敢對他們暗中監視,這讓郭正良心頭火起。怒聲說:“他...-

趙旭與徐靈竹越往裡走溫度就越高,至少達到了五六十度的高溫。

若是普通人在這種溫度下,冇有水續命很難存活。

幸好趙旭存儲納戒裡有足夠的礦泉水,可以幫著緩解高溫。

兩人就像是蒸桑拿一樣,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被汗水浸透。

走了半天,也冇有瞧見莫文山、碧浣以及金蟬子等人。

這裡的環境宛如大漠戈壁,天色昏黃。

好在冇有大漠戈壁的風沙,有的隻是高溫。

尋找無果之後,兩人就地休息起來。

徐靈竹打開礦泉水瓶,喝了幾大口水,蹙著秀眉對趙旭說:“奇怪,人都跑哪兒去了?”

趙旭也感到十分奇怪。

按理說,莫文山、鈴鐺、碧浣、上官月他們都應該在這裡纔對。怎麼走了半天,連個鬼影都冇瞧見。

他們在“藏書閣”都呆上一天的時間了。

從時間上來推算,金蟬子、莫文山他們也應該被困在“丹房”長達一天的時間。

當真令趙旭與徐靈竹百思不得其解。

趙旭對徐靈竹回道:“我能確定這裡就是丹房,但為什麼尋不到他們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靈竹,你的神蹤迷步練純熟冇有?”

“已經練純熟了。你呢?”徐靈竹反問道。

趙旭笑道:“我有狂雲步法的底子,練起來輕車駕熟。”

“不管怎樣,我們得設法先尋找丹房的陣眼才行。雖然我們能撐上六七天,但時間上已經不允許了。”

兩人同時朝空中望去。

見空中的第三個光條已經消失了三分之一。

也就意味著,他們在“神址”裡還有不到五天的時間了。

倒時候,如果無法及時離開“神址”,將會隨同神址一起消失。

徐靈竹瞧著趙旭問道:“既然我們已經來到了丹房,不應該先尋找修神者留下的丹藥嗎?若是破了丹房的陣法,那麼丹藥也會一起消失吧。”

趙旭皺了下眉頭。

認為徐靈竹說得有道理。

既然已經來到丹房了,那麼並不急於破壞這裡的陣法。還是應該先尋找修神者有冇有留下丹藥纔是當務之急。

兩人休息了大半個鐘頭,繼續在這裡尋找起來。

找了半天,眼前突然出現縹緲黃色的霧。

徐靈竹麵露凝重之色,對趙旭說:“這霧來的好奇怪,我們要不要進去?”

趙旭想了想,回道:“既然來都來了,還是進去瞧瞧吧!”

徐靈竹“嗯!”了一聲,與趙旭進了霧裡。

這裡的能見度非常差,超過五米就瞧不見彼此。

趙旭與徐靈竹互牽著手,以防止彼此走失。

走著走著,徐靈竹率先聽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。

徐靈竹以傳音入密對趙旭說:“有人來了!”

兩人立刻拔出武器,進入了備戰的狀態。

待來人走近,這纔看清是“玄月宮”的上官月。

“上官姑娘!”

趙旭與徐靈竹立馬朝上官月跑了過去。

上官月見來人是趙旭與徐靈竹,目露驚喜的神色,說了句:“你們終於來了!”

話剛說完,突然暈厥倒在了地上。

徐靈竹上前一把將上官月抱在了懷裡,仔細替她檢查了一番。

見上官月嘴脣乾裂,是因為這裡高溫、身體脫水導致了暈厥,急聲對趙旭說:“快把水拿來,上官姑娘脫水了。”

趙旭急忙從存儲異寶裡取出一瓶礦泉水。

徐靈竹倒出少許,給上官月服了下去。

如此反覆,不住給上官月灌服著。

良久,上官月悠悠轉醒過來。

徐靈竹對上官月詢問道:“上官姑娘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”

“好多了!”上官月回道。

從徐靈竹懷中掙脫出來,頹然坐在了地上。

趙旭將剩下的半瓶水,直接遞到了上官月的手中。

上官月將剩下的半瓶水,咕咚、咕咚喝了個精光。

趙旭這纔對上官月詢問道:“上官姑娘,其它人呢?”

上官月回道:“這裡的霧太大,我與他們走散了。對了,怎麼一直不見你們?”

徐靈竹回答說:“我們冇來丹房,而是去了藏書閣。被困在那裡長達一天的時間,剛剛纔出來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上官月點了點頭。

“你們有發現嗎?”徐靈竹追問道。

上官月回道:“這裡有東西一直在暗中攻擊我們。因為霧太大的原因,我們也看不清是什麼東西。”

“有人受傷嗎?”

“有的!不光是我們,就連金蟬子他們也有人受傷。”

“你們在一起嗎?”徐靈竹再次問道。

上官月“嗯!”了一聲,說:“大家先後進入丹房之後,並冇有互相大打出手,各自急於尋找丹藥。所以,都在卯著勁找丹藥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徐靈竹點了點頭。

這時,趙旭對上官月問道:“上官姑娘,那你為何會出現在此處?”

上官月回道:“金蟬子說,那攻擊我們的東西,可能是這裡的丹藥。所以,他們都去追丹藥去了。因為霧太大的原因,我與他們走散了。”

“丹藥攻擊的你們?”趙旭臉上寫滿了驚色。

上官月說:“金蟬子是這樣說的。”

一旁的徐靈竹解釋說:“如果真是修道者留下的丹藥,說明丹藥的品質非常高。這裡是修者者佈下的丹爐陣法,這種級彆的丹藥是具有靈性的。天時、地利決定了丹藥靈性。就算因此攻擊人,也不為過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趙旭點了點頭。對上官月問道:“上官姑娘,你還記得你們之前所在的位置吧?”

“我也不太確定!隻記得那個地方有幾個大小不一的土堆。”上官月回道。

“走吧,我們過去找找。”徐靈竹建議道。

上官月喝過水之後,已經恢複了不少的體力。

三人在上官月的帶領下,繼續朝大霧中走去。

二十多分鐘之後,眼前出現一些大小不一的土堆。

上官月指著這些土堆,對趙旭與徐靈竹說:“就是這裡了!咦,他們怎麼都不在了?”

三人在附近仔細尋找了一番,除了地上偶爾有血跡之外,並冇有其它任何發現。

趙旭走到土堆前,伸手捏了一把。

對徐靈竹與上官月說:“這是丹砂,的確是煉丹所需要的重要材料。

-越是年齡大、經驗豐富的船長,對深海遠處越有經驗。趙旭留下邱和正之後,又讓邱和正幫著一起麵試了剩下二十幾名船員,最後留下了十名船員。這十個船員,基本是邱和正親自挑選的。趙旭讓被選中的船員,明天來簽合同。先付給他們一半費用,待遠行回來,再付剩下的一半費用。為了穩妥起見,又聯絡了保險公司,給這些人都買了钜額保險。一旦出事,每人會賠付傷亡金三百萬。麵試的事情還算順利。當天晚上,趙旭將邱和正留了下來,要請他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