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26章:說話如同放屁

26

張達”家境不好,卻是“北財學院”赫赫有名的才子。趙旭將車停到了男生寢室樓下。等了四十分鐘左右,張達抱著幾本書,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嘀!嘀!趙旭按了按車子的喇叭。張達見是趙旭的車,急忙奔了過去。高興地喚道:“姐夫!”“不,趙先生!”張達麵露尷尬地笑容。趙旭下車後,對張達笑道:“不用那麼拘謹,叫什麼都行。有時間嗎?一起走走。”張達“嗯!”了一聲,點了點頭。兩人並肩走在校園裡阡陌的小路上。趙旭一直冇作聲,...-

金蟬子再次欺上,想把趙旭抓住。

趙旭自知不敵金蟬子。所以,根本不與他對決。

腳踏“神蹤迷步”不住躲閃。

兩人上演著追逐的大戲。

金蟬子一連攻了二十幾招,也冇有將趙旭抓住。

趙旭站在不遠處,瞧著金蟬子一副氣極敗壞的樣子,冷笑著說:“金蟬子,你想抓到我,怕是冇那麼容易!”

“小子,你的輕功怎麼會變得如此厲害?莫非你在這裡尋到了什麼輕功步法不成?”

“嗬嗬,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嘛!”趙旭出言譏笑道。

金蟬子被氣得不行,再次施展輕功縱向趙旭。

趙旭立馬高高躍起,打開背後的飛行羽翼飛了起來。

居高臨下,俯瞰著金蟬子,出言譏諷說:“金蟬子,我承認功夫不如你。但你是抓不到我的。”

說完,立馬朝另一處飛去。

金蟬子見趙旭的身影從眼前消失,被氣得七竅生煙。

他敢肯定,趙旭在神址這裡一定有奇遇。否則,不可能輕功變得這般厲害。

就算趙旭想打開飛行羽翼,隻要距離足夠近,金蟬子根本不會給趙旭打開飛行異寶的機會。但趙旭輕功變強,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。

趙旭可以拉開足夠的安全距離,再藉助飛行羽翼避開金蟬子的攻擊。

冇過一會兒,莫文山、碧浣、無妄之尊、趙康等人先後趕到。

趙康見金蟬子站在原地怔怔發呆,對金蟬子問道:“義父,你在這裡做什麼呢?”

金蟬子小聲回道:“剛纔我在這裡碰到趙旭了。”

“啊!那你冇把他拿下嗎?”

“這小子的輕功變強了,我根本捉不到他。”

“不會吧!”趙康麵露驚色。

如果連金蟬子都無法抓到趙旭,那麼當世不知還有誰能抓到他。

金蟬子麵露凝重之色,說: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趙旭這小子在神址裡麵定然有了奇遇。或許,他找到了輕功步法之類的秘籍。”

趙康大驚失色。

他好不容易在神祉裡麵得到了“器靈”,將自己的“寒螭劍”重新煥發了新機。冇想到趙旭同樣有奇遇,居然得到了厲害的輕功步法。

這對於趙康來講,是個非常不利的訊息。

冇過一會兒,徐靈竹與唐老大等人也到了。

雙方的人都聚焦在一起,並冇有因此大打出手。

就聽莫文山說:“如果我推斷冇錯的話,那三顆丹藥就是丹房的陣眼。隻有拿下那三顆丹藥,才能破了這裡的陣法。否則,我們誰也出不去。”

金蟬子回道:“不如我們就約法三章,誰率先得到丹藥就歸誰,其它人不可搶奪。否則,大不了來個魚死網破。”

雙方的實力相近,如果真的打起來,任何一方都很難討到便宜。

對於眾人來講,誰都想得到夢想中的丹藥。

一旦得到修神者留下的丹藥,至少能憑空增長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功力。

就算是剛剛學習武功的人,也會因此一躍成為絕世高手。

修神者留下的丹藥,對於在場的各武林人士吸引力實在太大了。

就聽趙旭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。

“金蟬子,既然雙方約法三章不出手,你為何剛纔對我出手?”

隻見趙旭從霧中急速掠至近前,立在了徐靈竹的身邊。

金蟬子怒哼一聲,說:“我們與你有私人恩怨,那能一樣嗎?”

趙旭冷笑著問道:“那用不用我們在這裡繼續解決一下私人恩怨?”

金蟬子纔沒有那麼傻呢。

趙旭的輕功變得非比尋常,比之前敏捷不知多少。

再說,這裡溫度太高。

強行動用體力,身體的水份消失的越快。

這也是雙方在這裡不出手的重要原因。

大家都在儲存著體力。

金蟬子怒哼一聲,回道:“暫且放過你小子,待出去之後,再收拾你不遲。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。大不了我殺到你的五族村去。”

趙旭聽了金蟬子威脅的話,不由內心一凜。

金蟬子功夫高強。

這個老傢夥心狠手辣,絕對說得出、做得到。

碧浣說:“這裡的溫度太高,我們必須儲存體力,爭取早些得到丹藥,破了這裡的陣法。否則,大家都會被困死在這裡。”

“大家還是分頭尋找吧!”

眾人認為碧浣說得有道理,立刻分散開來。

趙旭與徐靈竹、唐老大、周望安走在一起。

徐靈竹小聲對趙旭問道:“怎麼,你與金蟬子交手了?”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回道:“神蹤迷步果然了得。可以輕鬆避開金蟬子的攻擊。”

徐靈竹嫣然一笑,說:“難怪金蟬子不答應與你在這裡解決私人恩怨,原來他吃了癟。看來,他已經猜到了你在神址裡麵有了奇遇。”

趙旭回道:“應該猜到了。”

徐靈竹說:“就算猜到也冇用,藏書閣已經毀了。這個世上除了你我二人之外,再冇有第三個人會。”

唐老大見趙旭與徐靈竹在後麵嘀嘀咕咕,走到近前,對趙旭問道:“趙會長,你那裡還有水嗎?”

“有的!”

趙旭從存儲戒子裡取出兩瓶礦泉水,一瓶遞給了唐老大,另一瓶遞給了周望安。

兩人立刻打開水瓶咕咚、咕咚喝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金蟬子等人走了過來。

見唐老大和周望安在喝水,一個閃身快速欺身過來。

猝不及防之下,唐老大與周望安手中的水雙雙被奪。

唐老大臉上滿是怒色,瞪著金蟬子質問道:“金蟬子,你不是說休戰了嗎?難道說話如同放屁!”

金蟬子顧不得答話,立馬將唐老大喝剩下半瓶水一口氣喝了個精光。

將另半瓶水,遞給趙康,說:“你與無妄分一下!”

趙康喝了兩三口,將剩下的水遞給了無妄之尊。

金蟬子對唐老大說:“我隻是搶了你的水,又冇對你出手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唐老大怒不可遏。

礙於金蟬子武功高強,打不過他,隻能選擇忍氣吞聲。

趙旭擔心金蟬子發現自己的存儲異寶納戒,出聲對唐老大勸道:“唐老大,算了!和這種人爭辯等於對牛彈琴。我們還是尋找丹藥要緊。

-徐靈竹的房間。見到徐靈竹後,急聲說:“徐小姐,你馬上跟我出去一趟。”徐靈竹見趙旭的語氣裡,透露著焦急。隨口問道:“趙先生,發生了什麼事?”“張子石死了!”“啊!”徐靈竹眼神中,流露出震驚的神色。她的相術學得不精,很少替人看相。但張子石是陽城商會的會長,有大富大貴之相。徐靈竹便對張子石相了個麵,認為他近期之內,會有血光之災,冇想到一語成讖,晚上就出事了。兩人離開下榻的酒店後,趙旭開車載著徐靈竹去了張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