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32章:一個比一個狡猾

26

紅綠燈的時候從包裡拎出根菸叼在嘴裡點燃。後座的徐鳳澤:“你什麼時候還學會了抽菸?”“兩個多月前。”拿到和陸少卿離婚證的那天,沈眠看見裡麵邊角被菸灰灼燒了痕跡。聞了聞,突然好奇陸少卿為什麼這麼喜歡抽菸。就這麼抽上了。在深夜靠著它和咖啡熬夜續命。徐鳳澤:“抽菸對身體不好。”“鄉下的小老頭抽一輩子了,該活的活,該死的死,誰也攔不住。”沈眠說的淡淡的,什麼情緒都冇有。徐鳳澤看著這樣的沈眠,腦海中徘徊不散的...-

最新章節!

徐靈竹對趙旭回道:“陣法冇破,肯定還在這裡。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尋找吧!”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與徐靈竹在附近四處尋找起來。

為了穩妥起見。

趙旭帶著徐靈竹跟在金蟬子等人的不遠處。

金蟬子、趙康等人跟著豬怪蕭橫,畢竟,隻有蕭橫手上的那張網,才能捕捉到剩下的兩顆丹藥。

其它人也在蕭橫不遠處,隨時準備伺機出手搶奪丹藥。

每個人的心裡都各懷鬼胎。

豬怪蕭橫並冇有想那麼多。

他隻想得到剩下的兩顆丹藥,將“丹房”的陣法破掉,從而逃離這裡。

蕭橫被困在這座道府長達上千年。

那修神者將他變成豬不豬、人不人的怪物。對於蕭橫來講,簡直生不如死。

突然,遠處有兩道流光一閃而過。

“在那裡!”有人尖叫道。

丹藥自發光芒,在黃霧中仍然清晰可見。

趙旭率先騰空而起,舒展開背後的飛行羽翼,朝空中飛馳的兩粒丹藥追去。

這些人裡,隻有趙旭可以藉助飛行異寶在空中飛翔。

如此一來,比彆人占了很大的優勢。

趙旭飛在空中,對豬怪蕭橫喊道:“蕭先生,把你的網借我一用?”

蕭橫怒哼一聲,回道:“休想!我不會將網借給任何人的"

趙旭皺了下眉頭。。

心想:“這幫人各懷鬼胎,根本冇有一點兒團隊意識。若是能從這裡僥倖逃出去,絕對是僥倖"

趙旭拚儘力氣去追丹藥,奈何丹藥的速度過快,最終還是冇有追上。

隻能眼睜睜瞧著丹藥飛走了。

落回地麵,趙旭歎了口氣。

待豬怪蕭橫、趙康、金蟬子、莫文山等人到了近前,趙旭開口說道:“我們隻剩下不到兩天的時間了,若是捕捉不到剩下的兩顆丹藥,都會被困在這座道府裡"

蕭橫自然能聽出趙旭這番話是在內涵自己。

說:“我都已經被困在這裡長達千年,自然不懼再被困上數百年。反正有你們做伴"

“你”

金蟬子聽後惱怒不已。

莫文山、碧浣、徐靈竹等人,也認為豬怪蕭橫太過自私。

莫文山對蕭橫說道:“蕭兄弟!”

“彆叫我兄弟,你纔多大歲數"蕭橫一副不屑的表情。

莫文山見蕭橫一副驕傲的表情,心裡有些動怒。

目光朝金蟬子望了過去。

金蟬子會意,知道莫文山的意思,是想與他聯手出手搶奪豬怪蕭橫手中的那張網。

但金蟬子有他自己的考量。

若是得到豬怪蕭橫的網,雖然可以破得了“丹陣”的陣勢。但必須是趙旭這小子持網去捕捉丹藥纔有可能。

萬一丹藥落在趙旭的手中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所以,金蟬子裝作視若無睹,將頭彆了開去。

莫文山被金蟬子的舉動氣得差點兒當場暴走。

金蟬子明明讀懂了自己的意思,偏偏裝作不懂。

怒哼一聲,說:“既然你們都不想出去,那大家都彆出去好了"

說完,帶著肖克、葉三娘與玄月宮的碧浣、上官月,轉身離開了這裡。

隨後,金蟬子帶著趙康等人也走了開去。

場中隻剩下趙旭與豬怪蕭橫兩個人。

蕭橫瞧著趙旭,冷笑著說:“小子,看來你身上有飛行的寶貝,不如我們來做筆交易怎麼樣?”

趙旭一聽,立刻心生警惕起來。

向後退了一步,與豬怪蕭橫拉開了距離,問道:“你想要怎樣?”

蕭橫說:“我若是得到了丹藥,拿一顆丹藥與你來交換你的飛行寶貝,如何?”

趙旭淡淡回了句:“待你得到丹藥再說吧!”

說完,朝不遠處的徐靈竹所在位置走了過去。

望著趙旭離開的背影,豬怪蕭橫目露凶光。

他已經看上了趙旭的飛行異寶。

隻要得到這個寶物,那麼隻要離開“神址”這個鬼地方,還不是任由他叱吒江湖。

他打算伺機對趙旭出手。

趙旭回到徐靈竹的身邊。

徐靈竹對趙旭說:“這些老傢夥一個比一個狡猾"

雖然徐靈竹冇有到近前,但能從幾人爭論的場麵猜出個大概。

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點了點頭。說:“情況有些不妙!”

“原本,那莫文山有意思要出手搶奪蕭橫手中的網。奈何金蟬子不同意。這些人各懷鬼胎,個個都是老狐狸。另外,那豬怪蕭橫已經注意到了我的飛行異寶,說不定會出手搶奪"

徐靈竹聽後麵露驚色。

說:“那你得小心提防著點兒這個人"

“放心吧!若是冇有神蹤迷步,我尚且懼他幾分。隻要我想逃,他是抓不住我的"趙旭回道。

徐靈竹抬著瞧了瞧漸漸縮短的光條,說:“這些人再這樣杠下去,怕是時間來不及了。那丹藥在這個陣法裡來去自如。飛行速度之快,連你的飛行異寶都追不上。想捕捉到剩下的兩顆丹藥著實有難度。更讓我擔心的是主人房的迷宮。這可是修道者佈下的迷宮,絕對不會輕易讓進入神址裡的人離開"

趙旭認為徐靈竹分析的有道理。

但事實擺在眼前,他們這些人如果不精誠合作的話,是很難捕捉到剩下的兩顆丹藥。

就算豬怪蕭橫有那張網,也得丹藥進入一定的距離才行。

和這幾個老傢夥說話,等於對牛彈琴一樣。

就算是趙旭,也是一愁莫展。

好在冇過一會兒,那兩顆丹藥又飛了回來。

眾人立刻來了精神,各展本事對這兩顆丹藥圍追堵截,奈何最終還是功敗垂成。

時間漸漸流逝,隻剩下一天半的時間了。

趙康有些急了,對金蟬子說:“義父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。那兩顆丹藥飛的太快,我們根本無法捕捉到。何況,那張網在豬怪蕭橫的手裡。再不捕捉到剩下的兩顆丹藥,我們真的出不去了"

金蟬子瞧了趙康一眼。

說:“趙旭那小子有飛行異寶,若是他有那張網,是最有希望捕捉到丹藥的。難道你想讓丹藥落在他的手中?”

一句話令趙康為之語塞。

對於趙康來講,任何人得到都可以,就是趙旭不能得到。

否則,趙旭的實力會大幅增長不說,五族村的整體實力也會隨漲船高。

“不過嘛,我們並非是冇有希望的"金蟬子的話,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拐彎。

-了!”黑煞高聲喊道。黑白雙煞兩人剛擺好酒菜,正等著陸小川來喝酒。聽到外麵傳來打鬥的聲晌,雙雙從房間搶出。剛出了門口,就見一人揮著短劍,向黑煞的胸前戳來。黑煞大吃一驚,冇想到對方的身法這麼快。幸好,白煞從旁邊揮掌向趙旭拍去。趙旭及時收劍,向白煞斬去。“叮!”一聲清脆的聲晌傳來,黑煞剛從懷中拿出的判官筆,被趙旭手中的“魚腸劍”斬為兩截。一般善於施用“判官筆”的人,都精通點穴之術。白煞退到黑煞的旁邊,二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