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636章:是個心善之人

26

吧?”趙旭恨得牙根癢癢的,這個陳星辰果然是個人物。可以說,全方位對自己發起了進攻。關鍵是,京城施家和江傢俱有這個實力。還有那楊興,真是恨自己不死。居然暗中和施浪、江勝勾結,企圖利用京城施家和江家來扳倒自己,可謂用心險惡。要不是是顧忌陳星辰、施浪和江勝三人的身份,趙旭真想掌斃了這三人。但如果殺了這三人,將會招惹來很大的麻煩。就算彆人不知道是他殺的,但在臨城出事的話,也會認定是他殺得這三個人。施浪拍手...-

最新章節!

金蟬子說:“這些位麵的陣法應該都是一致的。也就是說,隻要我們任何人破掉陣法,大家都能出來"

趙康介麵道:“那這麼說,若是這裡藏有寶物,大家都有機會找到?”

“是這樣的!”金蟬子點了點頭。說:“時間緊迫,大家還是繼續尋找吧!爭取早些破了這裡的陣法"

在金蟬子的帶領下,眾人又繼續尋找了一個多小時,最終還是徒勞無獲。

倒數第二個光條終於完全消失殆儘。

趙康瞧著空中僅剩下最後一個光條,說:“義父,隻剩下最後一天了"

金蟬子眉頭緊鎖,說:“看來,他們也冇有什麼發現。你不說那豬怪進到這裡了嗎?”

“他進來了啊!”

“難道他也不知道迷宮的出路?”

“應該不知道!否則,這裡的陣法早就破了"趙康回道。

正如同金蟬子分析那般。

進入迷宮的人,每批進入的人分彆處在不同位麵的陣法裡。所以,眾人尋來尋去,誰也冇有瞧見任何人。

豬怪蕭橫獨自一人在迷宮裡到處亂轉。

見隻剩下最後一天的時間,心裡急的不行。

原以為可以輕鬆破掉迷宮的陣法。

走了半天,還是冇有尋到迷宮陣法的線索。

豬怪蕭橫有些沮喪。

這可是他逃出道府唯一的機會。

雖然冇尋到“化形丹”恢複自己的容貌。但隻要逃出這裡,比什麼都強。

氣得豬怪蕭橫破口大罵道:“死老鬼,你將我困在這裡,把我變成人不人、鬼不鬼的樣子。我詛咒你不得好死!”

哢嚓!

一道閃電朝蕭橫劈了過來。

蕭橫躲閃不及,被劈了個正著。

頭髮根根豎起,臉上滿是焦黑的神色,身上的衣服更是變得襤褸不堪。

蕭橫大驚失色,冇想到自己詛咒那個修道者,居然會遭到懲罰。嚇得他再也不敢胡言亂語。

身處不同位麵的其它人也同時瞧見了那道閃電。

趙旭與徐靈竹大驚失色。

“靈竹,這裡怎麼會有閃電出現?”趙旭問道。

徐靈竹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。

“走,去瞧瞧!”

兩人朝閃電出現的位置掠縱過去。

到了近前,卻什麼也冇發現。

突然出現的閃電,令二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另一邊,莫文山、碧浣等人也發現了這道突兀出現的閃電。

奔到近前,也同趙旭他們一樣冇發現閃電的來源。

碧浣說:“我們進來這麼久,根本冇遇到過其它人,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?”

莫文山想到了其中的關鍵。

說:“這是修神者佈下的迷宮陣法。我們一定處在不同位麵的迷宮裡"

“你的意思是大家都進來了,但彼此看不到對方?”

“應該是這樣!”莫文山點了點頭。說:“機會對於大家來講是平等的。既然無法尋到迷宮的陣眼,還是在這裡先尋一尋有冇有修神者留下的寶物吧!讓其它人來破陣法"

“阿爹,若是彆人破了這裡的迷宮陣法,我們就能出去嗎?”

“是的!”莫文山回道。

在莫文山的建議下,他們這些人不再搜尋迷宮的陣眼,開始在迷宮裡仔細搜找起寶物來。

另外幾個位麵陣法的人,他們冇有莫文山、金蟬子這樣資深的閱曆。自然不明白,在迷宮陣法裡為什麼冇遇到其它人。

個個像無頭蒼蠅一樣在陣法裡到處亂轉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最後一根光條不住縮短。

這讓趙旭與徐靈竹變得更加捉急。

兩人找了半天還是一無所獲,便席地而坐休息。

徐靈竹說:“看來,冇人找到迷宮的陣眼。我們隻剩下半天的時間了。不會被永遠困在這裡吧?”

趙旭故意對徐靈竹調侃,問道:“靈竹,假如我們永遠被困在這裡怎麼辦?”

徐靈竹聞言一怔。說:“不會的!我們一定可以出去的"

“我是說假如"趙旭強調說。

徐靈竹想了想,回道:“若是真的無法出去,那我們隻能逆來順受。大不了和那個豬怪蕭橫一樣與這個道府共存亡。反倒是你,若是無法出去,晴晴他們該怎麼辦?你的五族村該怎麼辦?”

趙旭見徐靈竹把問題踢給自己,歎了口氣,說:“若是真的出不去,隻能認命了"

“你甘心嗎?”

“不甘心又能如何?”趙旭苦笑道。

徐靈竹說:“我們尋來尋去一直在原地打轉轉。這就意味著,無論我們朝哪個方向走都無濟於事。難道修神者佈下迷宮這個陣法,就是為了困住進入神址裡的人?”

“應該不會!”趙旭搖了搖頭。說:“這個修神者是個心善之人,不會這麼惡毒的"

徐靈竹對趙旭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這個修神者是心善之人?”

趙旭解釋說:“你想啊!那豬怪蕭橫是大遼的猛將。這件事情涉及到大遼與宋朝時期的紛爭。那蕭皇後雖然是一介厲害的女帝,但她為了大遼,煽動潘仁美害死了楊家將的人。蕭橫身為蕭皇後的侄子,一定是雙手沾滿了血腥、殘害無辜,纔會被修神者關在這裡,將其變成了一隻豬怪。如此推斷,那個修神者應該是個心善之人纔對"

徐靈竹認為趙旭分析的有道理。

蹙起秀眉,說:“若是按照你的推斷,那麼這座道府的主人定然是個心善之人"

“所以,他不會將這座迷宮設成死局"趙旭說。

徐靈竹繼續說道:“可我們轉來轉去一直無法出去。也冇發現任何的線索,將如此是好?”

趙旭說:“光靠我們兩個人冇用。他們肯定也在這座迷宮陣法裡。我相信隻要有人破了這裡的陣法,我們就能出去"

徐靈竹苦笑道:“還是不要將希望寄托在彆人身上了,命運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纔對"

趙旭聽後為之一振。

立刻變精神不少。

從地上站了起來,說:“你說得不錯,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中"

“走吧!我們再去找找"

兩人又開始沿著甬巷仔細尋找起來。

又是近兩個小時過去,還是一無所獲。

時間隻剩下最後不到十個小時。

這十個小時將決定他們的命運。

身處陣法裡的人個個開始捉急了!

-件事情不用再查下去了,你儘快趕回來吧。”“收到!”殘劍應了一聲,匆匆掛斷了電話。趙旭不僅查了張良平的老家,更是查了張達出生的醫院。種種跡象表明,張達就是張家後人。現在,隻差張達屁股上的胎跡,能不能對上了。張良安說,張良平的兒子,屁股上麵有一個拇指大小的胎跡。要是這一點能對上的話,那麼百分之百可以證明張達就是張良平的兒子。想到這兒,趙旭先是打了一通電話,讓李晴明幫著給宋豔豔安排一個穩妥的保姆。接著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